2010年5月25日 星期二

[爸爸日記]10.05.25-怪獸家長

這篇文章的連結



這是一個我親眼見到過的小朋友,為了保護當事人,我把能模糊的部份都模糊處理了。


有這麼一個小朋友。

在補習班上課每一次都能遲到半個小時,然後再大搖大擺的拿著一杯飲料進教室。
遲到的理由永遠是:「因為我要去買飲料,所以遲到了!」
告知家長的結果,媽媽給的答案永遠是:「我也跟他講過好幾次了啊!可是他就是講不聽。」

講不聽?
講不聽妳可以不要給他錢啊!這不是一個很簡單的解決方案嗎?


然後,只要碰到段考前大概半個月,小朋友會自己主動跟補習班老師說:
「媽媽叫我都要提早半個小時到,要你幫我複習段考範圍。」
沒有家長打來的一通電話,就是要小朋友轉告通知。
這是一個命令,很像是那種感覺。

幫小朋友複習段考範圍其實不是一件很過分的事。
不過在叫小朋友上課不要遲到的這件事上,身為家長又是怎麼應付的呢?

補習班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小朋友如果請假,事後老師要另外找時間幫小朋友補課。
我認為這也不是非常過分的事,畢竟小朋友有時候會有生病感冒等等的問題。
事後幫他補課也是希望小朋友不要硬拖著身體來上課,這也算合理。
但是如果家長仗著可以補課,而幫小朋友請假,原因居然是「今天另一邊電腦課要上課!」
如果是這種爛理由,憑什麼要補習班老師幫小朋友補課呢?
尤其是,為什麼不是電腦課那邊請假?為什麼是英文課這邊請假?
因為「電腦課那邊請假不能補課啊!英文課這邊可以!」

然後下次上課的時候小朋友再對著老師說一句:
「我媽叫我從現在開始每次上課都提早半小時到,要妳幫我複習。」
不是才剛考完嗎?怎麼現在就又要提早來了?
「因為我媽要我這次早一點開始複習。」

到底憑什麼呢?


這讓我想起前一陣子讓日本教育圈非常頭疼的「怪獸父母」。

有家長告訴老師自己小孩拍團體照都沒有站在最中間,這會對孩子造成心理傷害。
有家長說孩子在學校因為玩具跟小朋友起爭執,學校應該收回玩具,以免再次發生爭執。
有家長要求老師每天早上到學生家接學生上學,因為怕自己孩子危險。
有母親要求教師在學校旅行當天為自己孩子帶午餐,因為她沒有空準備。
有家長要求重編校刊,因為自己孩子在校刊中出現次數太少。
有學校更被要求為學生洗運動服、剪指甲。


這是日本。
現在台灣看來也開始出現「怪獸父母」。

2010年5月23日 星期日

[爸爸日記]10.05.23-孩子何辜?

這篇文章的連結



前幾天太忙,沒空整理自己對一些新聞的想法。


蘋果日報五月十九號的頭版照片「孩童當盾牌 紅衫軍拒撤」。

我無法想像,如果今天站在那邊的是我們家臭小胖,我無法想像。
大人們的世界,他不了解;抗爭者的理念或是政府軍的態度,跟他何關?

為什麼?為什麼今天是他被推到前線去擋子彈?
看看站在他旁邊的那個大人,還在笑呢。

問題是,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那邊?這不是他應該會出現的場合。

當他被抱上去的那一刻,站在對岸的,神經緊繃的軍人們,只要有任何一個扣了板機,這孩子就與世隔絕了。
他甚至不會知道為什麼會是他。

「死神」,曾經離他如此的靠近。


另一則是自由時報五月十六號的新聞「反北縣英語活化 四千師生街頭抗議」。

雖然我也很不喜歡一堆什麼活化課程,什麼英文加課的。
我從來不覺得從那麼小讓小孩子學那麼多的英文,多過自己的母語是一件好事。

但我更不覺得這樣的抗議活動應該讓小朋友去參加。
即使那是跟他們息息相關的議題,他們也不應該參加。

放假,他們就應該去玩,就應該有自己的活動;就再怎麼樣不應該參加大人世界的抗議遊行。
不是嗎?

對那些參加抗議遊行的小朋友來說,他們真的懂得他們在抗議什麼嗎?
他們真的知道一個禮拜多三堂英文課背後代表的真正意義嗎?
他們不懂,他們只知道反正大人要他們出來衝人氣,於是他們就來了。

那些訴求什麼的,他們不懂。


小朋友有他們單純天真的童年要過,不該接收這些大人世界負面的訊息。

2010年5月22日 星期六

[碎嘴]自由聚的梅狄奇效應

這篇文章的連結



翹掉了兩個多月加上之前在對岸無法參加的自由聚。
最近總算是可以回到正軌,準時出席自由聚。


這兩天想到這個問題。
為什麼自由聚可以成為中部蘋果族聚集的聚會,讓那麼多人喜歡參與?

是因為總召認真檢討流程,改進內容嗎?
還是因為創辦人認真主持,掌握流程,讓大家玩的開心?
或是單純因為默契的咖啡很好喝,場地感覺很舒服,參加自由聚還可以打八五折?
我想三個都是原因之一。


最近自由聚有把主題往外延伸,請各個領域學有專精的人上來發表各自的專長。
所以我們已經有了菜荳的「Mac讓你抓住男人心」(不過很抱歉那是我最後一堂英文課,不克前來)。
下個月已經確定會有丹尼斯教大家認識咖啡(如何泡出好咖啡還能八五折回饋好朋友這不聽不行啊)。

在未來,還會有更多有趣的議題,可以讓我們從參加自由聚的各位朋友身上挖掘。
從團體的內部自然引發學習的力量,這是我心中給自由聚下的定義。


於是乎,我找到了我參加自由聚的最主要意義。
這邊有賣鑽石也愛蘋果的鑑定師、以當自由聚總召為生平志業的音樂人、愛喝酒的軟體工程師。
愛攝影的國小老師、熱愛英文的工安工程師、愛健身CSS強到爆的研究生和他的枕邊人。
運動類,愛打羽球的、愛跑馬拉松的、愛爬山的,都可以在這邊找得到。
職業別,幫個人賣房子的、幫建商賣房子的、賣廣告的、做廣告的、平面設計的、工業設計的、資安部的。
就拿蘋果專業來說,Mac硬體工程師、Mac軟體搜尋師、iPhone軟硬體解惑師,還有一票iPhone軟體開發者。
他們現在也都認識了一個老穿西裝參加聚會,看起來像外勞的人口販子。


我想說的是梅狄奇效應,也就是所謂的異場域碰撞。
自由聚先是抓出了一個大家共同的核心,也就是蘋果使用者。
來參加的人或許是老蘋果,或許是新蘋果,也或許是準備想入手蘋果。
但總是帶著各自專業領域前來了解分享蘋果的二三事(偷用蘋果核的標題)。

一個人或許在某個領域一竅不通,但也是某個領域的臥虎藏龍。

來參加自由聚的每個朋友之間都是沒有任何利益衝突的,都是樂於跟大家分享自己的專業領域,也都樂與了解別人的專業。

或許我身為一個人口販子,工作上不會直接關聯到設計、廣告或是CSS。

但每個禮拜的聚會都讓我認識新朋友,新的朋友代表新的職業,新的職業代表可能我從來沒接觸過的產業。
新的職業新的產業帶給我全新的觀念。
新的觀念就可能對我目前的工作模式,或是未來的生涯規劃產生不同的影響及衝擊。

都別說別的。
透過自由聚,我認識了幸福行動家團隊,現在也妄想著稍微管理自己雜亂的時間。
我現在每天早上起床寫的晨間日記,是自由聚上的阿雷固開發的。
最近剛開始參加的讀書會,是自由聚上的喬瑟夫帶著我進去的。


這些新的思維新的觀念並不會對我工作上的業績有什麼正面的迴向,至少表面上看來如此。
但我學會了更加善用我的時間。
為了下班後多陪陪家人,為了下班後的一些活動聚會,我更不喜歡加班了。
於是上班時間每分每秒對我來說都更加重要,所以我沒有時間可以浪費。

為了參加讀書會,所以我必須從我忙碌的生活中想盡辦法如何也要擠出時間一個月讀一本書。

為了寫晨間日記跟好好運用我的早晨時光,我必須更早起床。
伴隨著更早起床的,就是我晚上必須早點睡覺。
從而改變了我的生活習慣。


參加自由聚又能喝到八五折的好喝咖啡,又能偶爾淋到本叔撒下的鑽石雨,何樂而不為。

2010年5月19日 星期三

[爸爸日記]10.05.19-小胖之十三大進步

這篇文章的連結

好久沒有聊聊小胖了,來說說小胖最近的一些進展吧!


1.他最近很明顯認得後面巷子的那家鳥店,每次只要快經過了,他就回伸長食指往鳥店的方 向比。

2.然後,本來都用背對的方式下床的胖子,最近開始正面下床。
即使他的腿還短短的來不及搆到地上,他還是寧可摔倒也沒關係的奮力一跳。

3.最近這小子更愛表現了。
他最愛假裝喝一口可樂或吃一口冰冰的水果,然後做出可口可樂廣告裡的表情,嚕嚕~嚕 嚕~

4.爸爸跟媽媽會跟小胖講話。
媽媽會跟小胖說:「喔!喔!」,小胖會有樣學樣:「囉!囉!」
爸爸會跟小胖說:「喵!喵!」,小胖會有樣學樣:「毛!毛!」

5.小胖學會拜拜。
所以他每次要進廟裡之前一定要先拜拜,每次經過廟旁邊也要拜拜。
這算是近朱者赤,還是近墨者黑?

6.小子開始有了公平的觀念。
所以每次媽媽跟他索吻,他親了一口媽媽以後會轉過來也給爸爸一個吻。

7.他還是很愛抓雞雞,居然可以愛抓雞雞到自己抓痛到大哭。
蠢斃了!

8.他變瘦了,可是肚子還是一樣大。
媽媽說:「這叫虎父無犬子!」(其實媽媽說的是老鼠生的兒子會打洞。)

9.他破解了衣櫃的安全鎖。
不過不是靠小腦袋,而是靠蠻力硬是把安全鎖扯下來。

10.他沒有垂下來的胸部了。
可是他還是有垂下來的小臉蛋。
每天早上看著他睡覺的小臉龐,那兩塊垂下來的腮幫子,好可口。

11.他會叫爸爸會叫媽媽沒什麼了不起,他還會叫阿嬤。
會叫阿嬤沒什麼了不起,不過直呼阿嬤的名諱就了不起了吧?

12.夏天到了阿嬤都盡量讓他少穿尿布免得尿布疹,常常連褲子都沒有穿。
他小子愛上一次滴幾滴尿,然後用手玩尿的遊戲。
所以只要爸爸媽媽發現他又在滴尿,就只好幫他穿上尿布了。

13.他還是好可愛好可愛。
可愛到讓我想起史密斯任務裡的一句台詞:「你讓我想到聖誕節的早晨。」

2010年5月9日 星期日

[爸爸日記]10.05.09-以小胖為榮

這篇文章的連結
分享



認識我的朋友大概都知道,自從我當了老爸以後,整天老是最愛掛在嘴邊的就是我兒子的點點滴滴。
就連讀書會討論「禮物」,我都能說到我有多愛我兒子。
(真是抱歉了啊!讀書會的各位同學們,原諒我的任性。等我導讀大江大海應該就扯不到小胖了啦!)


或許有人會問我,為什麼會以你兒子為榮?
一個一歲四個月的小朋友有什麼好以他為榮的?

身為一個爸爸,我能給的回答就是:「我不以他為榮,要以誰為榮啊?」


當我慵懶的躺在床上看書,突然一雙短腿跨過我的背,父下子上的就這麼對他老爸開始性侵害。
這是一個一歲四個月大的嬰兒應該有的行為嗎?

當你警告他不能爬上床頭櫃,他不聽;看著他說「不下來就打打喔!」,他就乖乖的把腳放下來。
然後開始不停的把腳放到床頭櫃上,等著爸爸說「不下來就打打喔!」,再把腳放下來。
這....這是一個一歲四個月大的嬰兒應該有的行為嗎?


其實以小胖為榮不是因為他做了什麼偉大的事。
除非自己跑去撞衣櫃跌倒然後大哭,或是不給他玩手扶梯然後他大哭可以算的上是件偉大的事的話。

以他為榮就是,當他全裸站在我面前,瞇著眼睛露出牙齒整個臉笑成一塊本壘板。
那個笑容,他不用真的做什麼大事,我都感到很驕傲。


話說回來,如果連做父母的都不能以自己的孩子為榮,我們又怎能要求未來有人以他為榮呢?

2010年5月5日 星期三

[爸爸日記]10.05.04-怎麼時間過的那麼快?

這篇文章的連結



最近一個剛結婚的同事跟我說:「怎麼感覺時間過那麼快?才剛說要結婚的,現在已經死會了;也才剛說想要一個寶寶,怎麼我老婆已經懷孕四個月了?」


是啊!怎麼時間過的那麼快?

一年前還在擔心,臭小胖怎麼還不會翻身,是不是進度比一般嬰兒慢?
沒想到什麼時候開始到處爬了?

現在還不是到處爬放手走,現在是到處跑了。
還喜歡一邊尖叫一邊衝向衣櫃,「碰!」一聲撞上去他就很有快感。


是啊!怎麼時間過的那麼快?

然後他不再滿足於走跟跑了。

他要爬!
他看到樓梯就是一股腦兒的往上爬,有幾樓他就要堅持爬幾樓。

有一次帶他到彰化的敦煌書局,那邊只有兩層樓。
他小子乾脆就一樓爬到二樓,再慢慢退回一樓,再爬到二樓;就這麼來回好幾次。


是啊!怎麼時間過的那麼快。

阿嬤也很擔心臭小胖怎麼會走會跑了,卻還不會說話。

他真的不會說話嗎?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吶吶」就是他想要什麼東西的意思。
「爸爸」「媽媽」他會講,可是這小子要看他想不想講。

「我們來喝奶奶好不好?」當媽媽這樣問他的時候,他會說:「拗~」
然後自己爬到床上躺在他固定喝奶奶的位置,也就是爸爸的枕頭上,躺好。


是啊!怎麼時間過的那麼快?

本來人人稱讚的臭小胖,帶出去最有面子了,不哭不鬧不吵。

現在全家最有自己個性的就是他。

只要聽到爺爺拿著鑰匙走向門口的聲音,他就會立刻放下手邊的玩具,衝過去抱著爺爺大腿不肯放開。
連爸爸媽媽都不要了,這小子這個時候只愛爺爺。


是啊!怎麼時間過的那麼快?

這小子終究是要像他媽說的那樣,從可愛邁入可惡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