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7日 星期二

[亂評]命運好好玩

這篇文章的連結



晚上正巧電視轉到好萊塢電影台正在播亞當山德勒的「命運好好玩」。
其實看過好幾遍了,心裡也覺得以一部喜劇片來說,算是給人帶來很大的省思。

正好看到亞當山德勒岡剛發現他的人生正在不停快轉的地方。
天使跟他說:「每次吵架、每次生病、每次塞車,每次你不喜歡的人生都被快轉過去了,這樣不好嗎?」

關於快轉中的人生,還記得天使怎麼說的嗎?
當你快轉你的人生的時候,你的身體會自動依據你的個性對周遭環境做出反應。
嗯?很饒舌嗎?
但我發現,其實我們每個人的手中也都有這麼一副遙控器。
我們也會選擇性的對我們的人生按下快轉鍵,然後進入發呆的狀態。

當身邊有更重要更值得我們陪伴的人事物時,我們卻常常按下人生的快轉鍵,輕易的略過人生重要的回憶。
等到驀然回首才發現自己錯過了許多,但卻也後悔莫及。

仔細檢視你的人生吧!別再把生命浪費在無關緊要的事物上了!

[業務.開發]誠實是好事

這篇文章的連結



最近在工作上發生了幾件事,讓我對於「對客戶誠實」這件事有了一些新的體認。


一個客戶原本預定要進的工人海外一直找不到人選,一直找不到人選。
客戶已經很急著要人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找不到人選。

後來好不容易陸陸續續提供人選了,勞工也順利引進,照講應該沒有問題了。
沒想到同一個月入境的一批工人,居然在幾天之內都說受不了工廠的工作環境,寧可解約回國。

我一共幫客戶引進了六個工人,最後真的留在廠內工作的,只有一個。

這個客戶是非常非常缺人的傳統產業,非常缺人,真的非常缺人。
而且,當初在客戶信任度最高的時候,我還說服的客戶去舊仲介那邊把舊仲介的名額都拿過來給我。

沒想到,將近一年的時間,我沒幫客戶增加ㄉ多少人力,卻反而勞工一直解約一直走。
那陣子我真的不敢面對客戶,客戶大概也氣炸了,都沒直接打電話給我。


前陣子,趁著中秋節送月餅的機會,我硬著頭皮去拜訪了客戶。

一進門,送上月餅以後,我就開始道歉。
我直接說明了那就是我的疏忽沒錯!是我沒有做好把關的動作,讓客戶的工人補不上也留不住。
我說,我這陣子好像得了瘟疫一樣,怎麼進工怎麼不順利。
不管客戶對我要有怎樣的懲罰,是要把名額收回去,還是怎樣,我都沒有異議。

客戶笑咪咪的對我說:「沒關係!後面趕快把人補進來就好!以後不要再這樣了!」

我心中的大石頭才總算是放了下來,本來以為要挨罵個一個小時的,沒想到十分鐘就搞定了。


最近接了一個新的客戶,沒用過外勞,我也是在兩三家仲介中最後讓客戶做出的選擇。
通常沒用過外勞的客戶最怕麻煩。
怎麼要辦這個?要辦那個?那麼麻煩!

沒想到這個客戶的工廠登記證出了一點問題。
主計處在新年度校正時自行更動了他們的登記項目。
對一般的工廠,沒差!因為一般的工廠沒有要申請外勞。
但對我的客戶來說,他必須填好申請書,帶著工廠登記證跟公司大小章親自跑一趟縣政府變更。

沒辦法自己去?沒關係!
他可以委託人,帶著委託人的印章,跟公司的大小章,跑一趟縣政府變更。

不管是哪一種方式,不是很麻煩,就是要把公司印鑑拿給別人一段時間,都不方便。

我想了很多種理由要跟客戶談,為什麼一定要做這個動作。
左想右想,都覺得不妥當。

最後請助理把申請書先填好了,帶著申請書去找客戶談。
我老老實實的跟客戶說明了原委,並提出了兩種不同的方式給客戶選擇,看要怎麼處理。

然後,把話題拉回到需求,今天客戶就是有外勞的需求,而這個動作也是申請外勞必須的動作。
只要要合法使用外籍勞工,就必須做這些程序。

客戶點了點頭,說他們會自己去縣政府辦理。
這對我來說是最好的答案,客戶自己去處理,我甚至不用自己跑一趟。


一個主管說過,其實大部分的客戶都是明理的。
遇到問題,好好的,老實的跟客戶好好說明;有錯,就勇敢承認。
然後,趕快針對問題提出解決的方案。
這個時候東扯西扯講一些理由反而會讓客戶更加生氣。

誠實的面對問題,才能贏得客戶更多的尊重。

2011年9月15日 星期四

[亂評]如何閱讀一本書

這篇文章的連結




拖了超久的讀書會心得筆記。(七月份拖到現在可見有多久!!)

如何閱讀一本書成書至今已經超過70年,1972年再編至今也已超過40年。
但書中所談到的觀念卻完全不退伍,證明了經典永遠是經典。
我會推薦讀書會選讀這本書也是因為以一個人的能力要讀通讀透這本書真的很困難。
(看看Wiki上這個條目就知道,很難深入的介紹這本書啊!)
所以透過讀書會的形式,集眾人之力以不同角度切入去了解這本書,真的很棒!

但是因為如果要把每個書友的想法意見單獨列出來,內容上很難全面。
每個書友都有每個書友比較想分享的部份,我們的時間又不夠,不夠讓大家暢所欲言。
所以我斗膽把大家的想法再分析以後,搭配書中的內容,慢慢整理出書中內容的主題。
(感覺正在為拖了很久的心得找藉口...)


話不多說,進入正題。
如何閱讀一本書把閱讀這件事分成四個層次,下面就分成四個層次分享想法,最後再做總結。


一、基礎閱讀
在基礎閱讀裡,作者要跟我們討論的是最基本的工具-「文字」的運用。
要讀書,要先懂得文字,不只是最基本的懂得每一個字詞,還要能懂得常常文字裡作者想要給的,背後更深一層的意義。這是基礎閱讀要求讀者所要做到的能力。

二、檢視閱讀
檢視閱讀是一種有系統的略讀或粗讀,是一種粗淺的閱讀。
或者說是一種訓練有素的快速閱讀。
在這閱讀的第二個層次裡,作者希望讀者透過訓練找出書裡的關鍵字,找出通書的主題。
或是作者最想告訴讀者的一件事。

三、分析閱讀
在分析閱讀這個層次裡,作者希望讀者做到與書對話、與作者對話,然後要與自己對話。
全書用了最大的篇幅來討論分析閱讀。
因為分析閱讀是一個讀者由閱讀的術進入閱讀的道的開始。
讀者開始需要跟作者書中的內容產生互動,甚至提出懷疑。
所以當讀者們運用分析閱讀的技巧讀完一本書,該當有能力提出四個問題:
(一)書的整體是在談什麼?
(二)書的詳細內容在談什麼?
(三)書的內容是真實的嗎?
(四)書的內容有意義嗎?

四、主題閱讀
說實在話,主題閱讀實在離我目前的閱讀能力有段差距,沒有辦法對這個層次做出比較深入的看法。
我的想法是,主題閱讀大體上是針對一個主題,列出與此主題相關的書目。
然後創見一個空間,讓所有的著作在這空間內針對相關問題產生對話,進行討論。


其實整本書在討論的是關於讀書這件事的術與道。
前面的關於閱讀的兩個層次,基礎閱讀跟檢視閱讀,是在教導讀者閱讀的一切基本技巧。
是在教導讀者如何讀完一本書?如何看懂一本書?這是術的部分。

後兩個層次談的則是閱讀的道,關於閱讀最核心最根本的根本。
讀者能不能透過閱讀這個行為,真正了解作者想談的是什麼?
甚至進一步懷疑、進一步昇華為自己的思想。
就像書友們大家討論的閱讀的最高層次就是不預設任何立場的閱讀。

所謂不預設任何立場的閱讀,就是放下所有的成見與想法,專心的透過一本書,與書的作者對話、討論、辯論。
最後產生雙方的能認可的結論。

越主動的讀者,得到越多。

2011年9月13日 星期二

[亂評]賽德克巴萊-魏德聖比之莫那魯道

這篇文章的連結

(雖然我看的是上集,不過我比較喜歡這張海報!)

中秋節感謝老婆公司老闆的德政,跟老婆去看了今年國片最受歡迎的「賽德克巴萊(上)-太陽旗」。
Wiki了一下發現上集的太陽旗代表日本的國旗,象徵日本人的入侵;下集的彩虹橋代表通往賽德克族祖靈之家的道路。

或許拍攝角度比較像紀錄片,試圖用比較公正的角度去描寫霧社事件。
(例如拍出莫那魯道嗜血的一面,或是對手無寸鐵的日本婦女、小孩也不留活口。)
然後CG的部份也很明顯還有進步的空間,像某些獵捕山豬的畫面,山豬跑動的感覺極不自然。
但基本上仍不失是一部大片,一部拍的極好的大片。


但我想講的當然不會是影評,太多影評人評論這部片了,我還懂得掂掂自己的斤兩。
我看到的是導演的企圖心,就像是電影界的莫那魯道。
一部號稱花了台幣七億的電影,即使刻意拆成了上下兩集賺兩次電影票。
但賽德克巴萊大概也沒辦法從票房上回收成本。

還是很有趣的吧?有史以來成本最高的國片,拉到大中華地區也是相當高的拍片成本。
可是換算成鎂,跟神鬼奇航的強哥個人片酬比還差上一截,大概跟駭客任務基諾哥差不多。
我們有史以來最貴的電影,跟一個好萊塢大咖影星拍一部戲的薪水差不多。

然後這部電影不會有大陸市場(獨立意識)、港澳市場(看不懂)或日本市場(仇日?)。
再往世界各國看也沒有什麼國家會對這部片有興趣。
要看史實,台灣的歷史沒什麼人關心;要看戰爭場面,好萊塢大片做的更好幾百倍。


看完的我覺得,這是一部幾乎不可能回收的電影。
就算真的很可怕的回收了,投資報酬率也肯定低的可怕。
那為什麼魏德聖還要想盡辦法,借到每一塊錢來完成這部電影?
我覺得,魏德聖有一種跟莫那魯道一樣的使命感,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明知道花七億拍一部外銷沒人看的電影賺錢的機率很低,還是要拍。
就像莫那魯道一樣,明知道打日本人不可能贏,沒機會獨立,還是要打。
他們為的,不是輸贏,不是勝負,而是一種使命感。

莫那魯道為的是頭目的尊嚴,族人的尊嚴,為的是死去後能光榮的面對祖靈。
魏德聖為的是身為導演的尊嚴,身為台灣人的尊嚴,台灣也能拍出夠水準的大片。

所以這是我認為他為什麼要選定霧社事件拍攝的原因。
發生在台灣本土原住民身上的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壯烈。


莫那魯道若沒有年輕時的饒勇善戰,也沒有影響力號召六個社的勇士跟他一起赴死。
同樣的,魏德聖如果沒有海角七號的大賣,也不可能找得到金主資助拍攝需要的鉅額資金。

莫那魯道若是只號召勇士,而自己站在大後方光搖旗吶喊,也沒有人願意為他賣命。
同樣的,魏德聖為了這部片也是投入了自己的全部財產,之前賺的一起全部賠進去。
沒有這樣壯士斷腕的決心,也找不到願意投資的人。

莫那魯道若不是進入成熟,懂得運用更多的戰術,跟適當的攻擊時機,或許霧社事件也沒有拍成電影的價值,因為一發動就被鎮壓了。
同樣的,魏德聖也很巧妙運用了各式各樣的話題延續熱度,再選定國片復興的一年上映;若不是如此,或許這麼一部大片會成為國片史上最大的虧損。

賽德克族人悶的夠久了,是時候把累積的憤怒一次爆發了。
期待國片復興的民眾也等待夠久了,是時候讓好片重返戰場了。

[業務.開發]創造需求還是找出需求?(下)

這篇文章的連結



上一篇文章我講到了自以為創造出超強的說服話術,但卻被客戶很快的秒殺掛了電話。
我後來不停的反省自己是不是在電話裡的渲染力不夠?是不是在電話裡的說服力不夠?


過一陣子,我在讀書會的時候正巧分享了這一段小故事。
同樣也是業務,但經驗比我老道的書友認為我是試圖創造需求,而沒有設法找出需求。
我一直在思考這著個問題,甚麼是找出需求?甚麼又是創造需求?


我們的開發過程就是不停的找出客戶的需求,不停的找出客戶的需求?
對外籍勞工有沒有需求?沒有,為什麼?
現在不會覺得年輕人很難找嗎?不會覺得年輕人工作配合度差,加班意願度差嗎?
現場的老員工們都要準備退休了,不怕出現技術斷層嗎?
對外籍勞工有甚麼想法?為什麼不用?管理?食宿?技術性工作不適合?

當我電話一通通的開發,每個客戶都讓我問一樣的問題的時候,我不免想,其它家的業務也問一樣的問題嗎?
是不是每一間工廠接到仲介的電話都是一樣的內容?
「請問有外勞的需求嗎?」「現在的年輕人好不好找?」「擔不擔心老員工退休?」

我推想我自己如果接到一通推銷的電話,還沒開始講我就知道下一句話他會說什麼,那我還會有興趣嗎?
想想看,你接到一通保險的電話行銷,你都猜的到他下一句會說:「你永遠不知道意外跟明天哪個會先到!」
你還會到他推銷的產品產生任何興趣嗎?


所以我想要嘗試著突破,突破所有我們這個行業的行銷巢臼。
以前的作法是,根據經驗,一般的經驗,找出客戶可能的需求。
但我認為,沒有一個客戶是沒有需求的,沒有一個例外。
只是某些時候,可能客戶自己都不知道他要的是什麼。
而想要成為一個卓越的業務,就是幫客戶找出他自己都還沒發現的需求。


不是你不需要,只是你還不知道原來你需要。

2011年9月7日 星期三

[業務.開發]創造需求還是找出需求?(上)

這篇文章的連結



每天,坐在電話前,不停反覆打電話做著開發,說實在的是很枯燥乏味的一件事。
尤其同一個區域,每天打了又打,打了又打,總繞不出同樣的廠商。
今天你問他有沒有外勞的需求,他說不要,改天再問就會要的機率實在很低。


前陣子,我突然有個想法。
如果我找不出客戶的需求,不然來創造他們的需求。

我找了一間在國內算是很知名的醬油製造商,是真的很知名的,主打古法釀造的廠商。
先想辦法找到老闆的手機號碼。(過程血淚交織,不提也罷!)

我的想法是這樣。

當然劈頭先自我介紹是幫工廠申請外籍勞工的。
然後老闆肯定會打我槍,因為他們是古法釀造,都是老師傅嘛!
我會說:「不!我今天不是要跟您談申請外勞的!我今天是要跟您談合作的!」
不管怎樣,請給我五分鐘的時間,讓我提一下這個合作案。

我仔細研究過貴公司的網站跟產品目錄,發現少了一樣產品很可惜,那就是泰國的魚露。
現在台灣正流行泰式料理,大街小巷到處都看得到泰式料理的出現。
再來,目前在台灣的泰國工人大概有八萬人左右,這些人,也愛吃來自家鄉的味道。
可見在台灣泰國調味料的市場有多大!

如果我這邊可以幫您找到一批有經驗的,在泰國魚露工廠的老師傅。
到您的工廠,就現有的設備開一條魚露的生產線。
以我們的品牌知名度,再打著最道地的泰國風味,應該很有市場。

我自己都覺得這套說法實在是天衣無縫,只要有點企圖心的企業主應該都會心動才對。


所以我挑了一個黃道吉日,晚上,下班後,安靜的時間。
特別挑這種時間是希望老闆能有空靜下心來聽我的想法。
如果白天打卻因為他正在現場忙,那我辛苦想的說服話術不完全派不上用場?

這位老闆也真如我一開始想的一樣,很快的跟我說不需要。
然後也真的靜靜的,聽了我把我整套的,據說是要跟他合作的提案聽了完。
最後,他很冷靜的跟我說:「我只想做好我的黑豆生意,對甚麼魚露的沒有興趣!」
就這麼把電話給掛了!

老實說我只覺得,一定是我自己的問題。
有了完美的話術內容,一定是我的口氣還沒有足夠的渲染力。
一定是這樣子的!
一定是這樣的嗎?

2011年9月2日 星期五

[亂評]那些年,我所看的九把刀...

這篇文章的連結


(故意用舊版的小說封面,顯示我的年紀)


最近一部很紅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把本來就很紅的作家九把刀,變成了更紅的導演九把刀。
我還沒去看電影,所以我不是要來寫影評的。
但九把刀的書,我的確是接觸很久,肯定是在他紅的更早之前就持續的注意他的作品。
更精準的講,早在他的文字還放在網路上免費供人閱讀的時候,我就注意著這個作家。

那是一個我很討厭網路作家的年代。
那是一個jht剛出「第一次的親密接觸」沒兩年,網路小說如雨後春筍冒出來的年代。
仔細多看兩篇,你會發現所謂的網路小說,就是直排改橫排,放在網路上免費的言情小說。
題材固定(校園愛情)、故事架構類似(學長vs學妹),每本大概就換過人名跟書名而已。
一個無聊在宿舍上色情網站的晚上,我無意見看到一個叫「樓下的房客」的標題。
還以為是樓上水電工跟樓下專櫃小姐的故事,興奮的點進去看。
沒想到是個完全相反的恐怖、驚悚、網路小說,從此,我迷上九把刀。

於是我瘋狂在PPT跟KKcity(可見真的很久了!)爬找他的舊文跟追新進度。
然後再追到九把刀的官網,舊版的官網再追到新版的官網。
然後開始一本本買起九把刀的書,到現在,大概收集了接近四十本。

我覺得九把刀是個透過文字表達畫面功力很高的作家。
在嚴肅文學眼中他的作品或許不值一看,但寫作領域廣、想像力無限大跟畫面性強是他的優點。
從「樓下的房客」開始,我就覺得這個人的書如果能拍成電影肯定很好看。
「功夫」、「打噴嚏」、「殺手系列」都很適合拍成電影。
「愛情,兩好三壞」已經拍成偶像劇了,雖沒引起注意,但我覺得不是故事的問題。(咳咳!)
長篇的「獵命師傳奇」如果沒能給好萊塢拍,那就改成漫畫或動畫,肯定很棒。
看著他的文字,腦海中會很自然的產生畫面,那是他的特點。


很多討厭他的人會覺得他是一個商業化氣息很重的作家,寫書就是為了賺錢。
對啊!寫書就是為了賺錢啊!不然為了什麼?寫書不賺錢要吃什麼?

我也曾經認為他賺很大,當他把他部落格文章集結成兩本書的時候。
還留了言給他,問他這樣是不是擺明了要噱讀者的錢?
他回我說,他並沒有逼讀者買,這兩本是為了留下紀念(記錄?),而且文字本來就是有價值的。
不喜歡買的,他也從沒說你就不能到部落格上看免費的。
(原文不全是如此,但大概是這個意思。)

他也多次提到一個作家月收入的分析,出版一本書大概作家可以賺到多少錢。
這一切對他來說是職業,是賺錢的工具,只是他剛好也熱愛他用來賺錢的工具。
有了解的他的寫作生活的人就會知道,他是要求自己每天必須產出五千字的作家。
他是隨時隨地記錄自己的想法,隨時隨地在構思下一本書內容的作家。

九把刀也是一個很真的人,他的作風,跟他紅不紅有沒有人關注無關。
所以他會在已經小有名氣的時候,跑到肯亞半夜偷大便,還敢放到部落格上。
所以他會在已經小有名氣的時候,看到有人參加創作比賽疑似剽竊他的作品,還是跟文壇前輩幹譙到底。
所以他會不顧一切的參加國光石化靜坐,因為那是他的故鄉,他關心的環境。
所以他也會在現在已經成為票房導演以後,還是以捷運為交通工具。
因為,九把刀就是九把刀,沒必要做什麼改變。


我覺得,九把刀不是天才,他只是投入很大的熱情,很努力很努力的做自己該做的事。

2011年9月1日 星期四

[爸爸日記]11.09.01-臭小胖的說話之道(三)

這篇文章的連結



一開始,小胖是手拱在你耳朵旁作勢講悄悄話,然後大喊:「爸爸大笨蛋!」
(當然,是受他媽媽的荼毒逼迫他才會這麼說。)
然後,他慢慢發現悄悄話指的不是手拱在耳朵這個動作,而是小小聲說話的音量。
而且他知道不是每句話都要用悄悄話,悄悄話是有特殊用法的。

所以他會用悄悄話說:「爸爸我可以看Barney嗎?」
然後我會用悄悄話回答他:「不可以!」
他再用悄悄話跟我說:「可以!」

或是他湊過來用悄悄話問我:「爸爸可以帶我去買養樂多嗎?」
然後我會用悄悄話回答他:「你今天喝過了!」
他再湊到我耳朵旁邊說:「沒有啦!」

父子倆不停用悄悄話進入那個迴圈鬼打牆,最後他也忘記要看Barney或喝養樂多。
因為重點是悄悄話。


我們最常用悄悄話討論的內容還誰愛誰,誰又愛誰的事。

「寶貝你愛爸爸嗎?」我湊到他耳朵旁邊悄悄的問。
「愛!」他悄悄的回答。

「那我可以脫你的褲子嗎?」爸爸順勢問這個令人害羞的問題。
「不可以!」他倒是回答得很爽快。

「那我可以摸你的屁股嗎?」爸爸再接再勵追問,順便手已經摸上了他的屁股。
「不可以!」他還是一樣的答案。
不過無所謂,反正已經被我摸了一把。


媽媽前一陣子教他兩句英文。
媽媽問:「Baby, do you love me?」然後他會回答:「Yes, I do!」
媽媽說:「Baby I love you!」他會說:「Lisa I love you too.」

於是我如法炮製,用悄悄話問他:「Baby, do you love me?」
他也湊到我耳邊說:「Yes, I do!」

我再用悄悄話跟他說:「Baby I love you!」
他也湊到我耳邊,用悄悄話跟我說:「Lisa I love you too.」

唉呀!我不是媽媽啦!要說「Daddy I love you too.」!再來一次!

我再用悄悄話跟他講一次:「Baby I love you!」
他再湊到我耳朵旁邊,用悄悄話跟我說:「Lisa I love you too.」
然後一臉很爽的樣子,邊笑著邊跑開免得被我抓起來打。

算了!反正重點是跟他講悄悄話親密的感覺,講甚麼也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