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31日 星期四

[爸爸日記]08.07.31-咕嚕咕嚕

這篇文章的連結
爸爸:寶寶啊!寶寶!今天的心情怎麼樣啊?
寶寶: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爸爸:感覺你今天心情不錯喔!活動力很旺盛對吧?
寶寶: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爸爸:嗯!爸爸媽媽今天白天很忙,你在媽媽肚子裡有沒有感覺到啊?
寶寶: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爸爸:對啊!爸爸媽媽努力工作就是為了讓寶貝的生活無憂無慮啊!
寶寶: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爸爸:那你還有沒有什麼話想跟爸爸說?
寶寶: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爸爸:什麼?你說什麼爸爸沒有聽清楚?
寶寶:...........

看來寶寶咕嚕咕嚕的攪動羊水已經結束了。

寶寶啊!寶寶!你什麼時候可以真正跟爸爸說說話呢?

[爸爸日記]08.07.30-名字

這篇文章的連結
我可以再囉嗦一些關於名字的事嗎?

你的姑姑前一陣子問了我一個問題我覺得很有道理。

她說日本人到美國發展是用自己的日本名字;法國人到美國發展也是用自己的法文名字;甚至非洲人會說英文的也不會特別幫自己取一個英文命字。
那為什麼中國人老是喜歡幫自己取一個英文名字呢?

好像是我們對自己的名字特別沒有信心一樣,會英文的理所當然取一個英文名字,不會英文的趕流行也得有一個英文名字。
更嚴重一點的爸爸媽媽,乾脆小朋友生出來就給他個有英文名字諧音的中文名字,還不用煩惱以後英文名字怎麼取,多聰明啊!
美其名英文是世界最重要語言,為了提昇小朋友的世界競爭力取個英文名字是很應該的。

爸爸越想越慚愧,因為我自己也有一個英文名字。
你就原諒媽媽吧!她以前是英文老師,總得有個英文名字騙騙小孩。

至於你呢!為了給你良好英語學習的第一步,還是取個英文名字吧!

2008年7月29日 星期二

[爸爸日記]08.07.29-取名

這篇文章的連結
這次我們國家接連來了兩個颱風,都多多少少帶來了一些災難。
爸爸在電視上看到鳳凰颱風來襲是一個正在坐月子的媽媽抱著小寶貝逃難的新聞。
災難過後這位心有餘悸的母親為了紀念這次事件,決定把她的小男嬰取名叫『鳳凰』。

我覺得有點哭笑不得,不知道一個小男生被取名叫鳳凰會是什麼感覺?更何況當自己的名字是為了紀念一場災難的時候。

爸爸跟媽媽也討論過你的名字。
因為你是在廣州有的,如果你是男生,你說叫你黃花崗好不好?那那那,如果妳是女生,妳說叫妳黃花都好不好?因為妳就是在花都有的啊!

真的要叫你這些名字你大概要唸我一輩子吧!

該幫你取什麼名字好呢?寶貝~

2008年7月28日 星期一

[爸爸日記]08.07.28-靠近

這篇文章的連結
我靠在媽媽的肚皮上,輕輕的廝磨著汗毛。
偶爾輕輕的吻一下肚皮,算是隔著肚皮的我們最靠近的時候。
偶爾把耳朵靠在媽媽的肚皮上,聽說你也會有胎動了。

所以爸爸會把所有媽媽肚子裡發出來的聲音都當成是你。
咕嚕咕嚕的也是你,撲撲撲撲的也是你,
我依稀聽到你喊了一聲爸爸,那是你喊的對吧?
我還聽到你偷偷跟我說叫我不要跟媽媽說你已經喊我了。
你說怕她也會想要聽你喊她媽媽,可是她聽不到自己的肚子。
而且你還說你還不知道媽媽要怎麼講,你學不會。

爸爸知道,爸爸會幫你保守這個祕密的,我們是一國的,媽媽跟我們不同國。

爸爸今天覺得跟你好靠近。

[吃遊記]珠海二日遊(三)

這篇文章的連結
到珠海來我必推的一個行程點是華羽民富酒店附設的泰陽城按摩中心。

在大陸住久了對按摩越來越挑剔是再正常不過的,因為路邊隨處可見的按摩店洗頭店沐足店隨時都可以滿足你疲憊的身軀。
雖然老實說我在珠海也不過就按過這一百零一家,可是至少就我的經驗來說這間是最能讓你感覺到滿足的全身推拿。

光就環境來講泰陽城就比很多的按摩中心舒適許多,從裝潢的講究到安靜乾淨的環境。甚至連推拿房間窗戶外的景色都有特別設計過,讓你挑剔不到缺點。

服務態度在這個開發中國家也屬難得,從大堂經理到端茶水的服務員,再到按摩推拿的技師,沒有一個不是輕聲細語的跟你談話,務必讓你還沒開始按摩心情就輕鬆了許多。

來這邊當然就是直接兩個鐘按下去。技師進來要記得先跟她說你是按兩個鐘,讓她可以按照兩個鐘的標準按法幫你推拿。
為了讓你能夠得到最高的享受,全身推拿通常都要求你換上店內配給的短褲,以上半身赤裸的方式進行按摩。所以如果是女士朋友,兩個鐘的推拿其實是包含正面胸部的按摩的,依照女王的說法是舒服到她一整個睡到不行。

按摩的過程我喜歡盡量叫技師把可以關的燈都關了,或許對技師來說多少會增加她推拿的困難度,但在很低的光線和幾近無聲的環境中渡過兩小時的美妙時光真的是人生最大的享受。

而這樣頂級的享受兩小時居然只要你人民幣$120就可以得到,大概台幣$500左右的價格,這在台灣等多就是給你一個小時左右的腳底按摩。

在這裡除了全身推拿,你當然還可以有其他選擇,不管是隨處可見的沐足洗腳,還是總算符合泰式裝潢的泰式按摩,這裡各式各樣的享受都有,除了不純的以外。
不過特別推薦的還是他們的全身推拿。
一方面是因為沐足實在是在哪邊都有,而且他們的沐足是在大廳裡跟其他不認識的人一起面對著窗戶外面的大馬路,雖然還是隔著一個讓汽車開上酒店的車道,不過不能避免外面有人經過的時候可以直接看到你在沐足的糗樣。(糗樣指的是我,我是凡沐足必睡著的人。)
另一方面雖然泰式按摩也是包廂式,可是一整排並沒有隔的很開的包廂加上沒有門而只用簾子隔開的環境,再加上大陸人著名的公德心,光是從外邊走過去就可以同時聽到三四台不同台的電視聲。

不過他們的全身推拿按摩就盡管放心去享受。

2008年7月27日 星期日

[爸爸日記]08.07.27-說話

這篇文章的連結
媽媽一天到晚抓著我要我直接跟肚子裡的你講兩句話。

你說我該跟你說些什麼好呢?

爸爸想跟你說的話好像都在日記裡說完了,所有想說的、不想說的,也包跨了能說的不能說的。

每次被抓到肚皮前面也都只是親親媽媽的肚皮,說說我愛你這之類的話。

你會想聽這些聽起來就很沒有誠意的東西嗎?

[爸爸日記]08.07.26-重女輕男

這篇文章的連結
爸爸陪著媽媽去買女性用品的時候突然覺得這個社會對男性很不公平。
你在媽媽肚子裡的這段時間媽媽應該有些東西是可以暫時不需要的,因為女生每天都需要那些東西。
那為什麼男生就不可以用呢?男生也是會漏尿的(搞不好比女生嚴重),男生也是偶爾會有分泌物的。
不過這個社會好像認為男生內褲黃黃的很正常,好像不髒就不像男生,而女生就該是徹頭徹尾乾淨的。

爸爸說過想你當個男生的。
不過仔細想想如果你是個男生的話,有一天你也會遇到一個像你媽媽一樣的女孩子,就像爸爸被媽媽管的死死的一樣的管著你。
你還不能夠抗議,因為現在流行女王說的話都是對的。

這個社會老是被說成是重男輕女的,我不知道人們怎麼會有這種誤解?

2008年7月25日 星期五

[爸爸日記]08.07.25-死亡

這篇文章的連結
爸爸跟媽媽今天去找一個剛認識沒幾個月的客戶。
爸爸只見過他一次,媽媽更是從沒見過他。
不過輾轉從別人那邊聽說他發生車禍了,所想說來探望探望他。
沒想到工廠門口的警衛說董事長在去廣西的路上,發生車禍,過世了。

我說人為什麼要發生意外死亡這種事呢?
大家都開開心心的活到呼吸很自然的停止不是很好嗎?

爸爸有一個很好的朋友也在去年的差不多這個時候過世了,因為肝病。
爸爸很難去想像當他嚥下最後一口氣的樣子。

就是當你這口氣呼出來以後,下一口氣再也吸不進去了。

不知道在那個當下,他們的心裡都在想些什麼?

寶寶啊!寶寶!你說人的生命是不是真的很脆弱呢?

[爸爸日記]08.07.24-放大鏡

這篇文章的連結
最近我們的國家產生了新的總統,也就是領導著國家的人。

他本來是一個很有魅力的政治明星的,雖然爸爸認為他的性格讓他管理國家的能力或許有些不足。
不過我們被玩弄政治的人管了八年了,換個不懂政治的來管或許也不錯。

爸爸看著電視上的他,覺得被放大鏡看著的人生真的很辛苦。
搭高鐵會被罵,搞不好不搭高鐵也會被罵;出國搭一般飛機被罵,搞不好搭空軍一號也會被罵。
老婆有沒有退休要被管,家裡養的狗現在幾歲也要被關心。

還有一個最近說要把九成財產捐出來做公益的人也很可憐。
感覺人們比較有興趣的還是他再婚喜宴上吃些什麼東西。
最多是這九成財產會用什麼名義捐給那些公益團體。
連錢要捐到哪邊都可以成為人們的話題,這樣的人生壓力好大。

爸爸從來沒有過過被用放大鏡檢視的人生,說不上那是什麼感覺。
不過即使有機會也別叫我試了吧!

2008年7月23日 星期三

[爸爸日記]08.07.23-分類名片

這篇文章的連結
爸爸最近在分類名片。

朋友的名片,沒有他的名片我還是念的出他的名字。
餐廳的名片,我只需要在肚子餓的時候知道他的電話號碼跟地址就夠了。
婚紗公司的名片,自從你的媽媽從女朋友變成老婆就沒有用了。
銀行的名片,沒錢的話打去不會有人理你。

客戶的名片又分成很多種,做手套的、做鞋業的、做貼合的、做紙盒的。
這是我在電腦上做的分類。

我在心裡也把客戶名片做了一份分類。
可以當做長輩的、可以當好朋友的、會騙人的、喜歡欺負我是菜鳥的、如果可以的話盡量不想打去的。

電腦上的那一份,是為了錢。
心裡的這一份,就只能擺在心裡。

[爸爸日記]08.07.22-排名

這篇文章的連結
爸爸在自己的部落格上放了一個可以跟大家排名的小方塊。
於是我可以透過那個小方塊看到我在所有有參與這個比賽(如果我們把他稱之為比賽的話)的人裡大概落在哪一個區段。
爸爸的部落格會看的大概就是我自己、媽媽、可能一些朋友,就這樣。
所以我從來不會去想如果有那麼一天我變成了第一名。

可是還是會很情不自禁的想看看自己的名次是往前了,還是往後了。
好像如果名次往前了一點,顯示我寫給你的文章有人在看著,會比較開心。
不過這好像不太應該,這是我寫給你的文章,為什麼要在乎會不會有其他人看呢?
我應該在乎的是等你來到這個世界以後會不會嫌我的文章老掉牙,還是看電視實在點。
這才是我應該在乎的事情,不是嗎?

我也會想到,那那些在排行榜前面的人呢?不知道他們是不是也天天盯著排行榜看?
第一名的,害怕後面的人有一天超過他;第二名以後的,都希望有一天第一命的那個位置能會自己坐坐看。
甚至,第五萬名的也想著有一天搞不好可以進入前一萬名。

於是,我們寫文章不再為了給誰看,而是希望可以排名更往前進步一點。

寶寶!你說這應該嗎?

[爸爸日記]08.07.21-量尺

這篇文章的連結
爸爸記得國小一年級的時候。
有一次體育課上完,回到教室老師便發給每個同學一份試卷。
要大家憑著自己的直覺作答。
爸爸那段時間皮到一刻不得閒的個性,聽得老師可以用直覺作答的命令自然是再開心不過了。

都是一堆的圖形要我們在圖形裡找相似的或是有關連的,爸爸劈哩啪啦三兩下就做完了。

隔了一個禮拜,老師特別找了我的媽媽,也就是你的奶奶談話。

我還記得那是在教室的外邊,妳的奶奶緊緊牽著我的手,那時候的奶奶好高,我得抬頭用力的朝上望。
老師跟奶奶說,上星期班上同學們做智力測驗,大家表現都還不錯,有幾位同學還達到了進入資優班的標準。
唯獨我,也就是你的爸爸,答對的題數遠不如其他同學的一半。
我那時候不是很懂這是什麼意思,只知道好像對我來說該是個壞消息。

只知道這麼多年來我的媽媽從來沒相信過老師說的那段話,而我也是。

寶寶啊!寶寶!你有一天也會面臨人們拿著量尺打量你的時候。
如果打量你的人給了我跟當年老師給我的媽媽一樣的答案,不知道我會怎麼做?

[爸爸日記]08.07.20-在黑暗中

這篇文章的連結
爸爸通常會在洗澡的時候順便洗臉。

你知道,洗澡是完全只有你一個人在沒有任何防備的狀況下處在一個密閉的空間。
而洗臉這個行為又會讓你陷入完全的黑暗。

爸爸不是一個膽小會怕鬼的人。
不過倒是很長在洗臉的時候,莫名其妙的想起以前曾經看過的恐佈片。
想起裡面那些,讓人恐怖的元素。

那些讓人恐怖的元素會在我緊閉的雙眼前出現,從很遠的地方逐漸的靠近,一直靠近到我的面前來。
好像我一睜開眼就會看到他或他們一樣。

我總會在這種時候胡亂把臉洗一通,快快睜開眼睛看看那可怕的東西是不是真在我眼前。
但倒沒有一次是真的如此,老是我自己神經發亂胡思亂想罷了。

或是晚上一個人走著沒有路燈的鹿野是一樣,總是覺得後面是不是有什麼跟我們不屬同一個空間的朋友跟著。

寶寶啊!寶寶!你說人是不是常常會對自己沒辦法掌握的事情感到懼怕,即使是明知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還是如此?

[吃遊記]珠海二日遊(二)

這篇文章的連結
過了昌盛大橋往橫琴口岸的路上,約莫在規模比較小的灣仔口岸對面,就是我們今晚晚餐的重頭戲,灣仔海鮮街了。
其實這地方說破了倒沒什麼特別,就跟台中港那種現撈海鮮請餐廳代客料理的模式沒有兩樣。

差別大概就是這裡是大陸,某些東西不會跟台灣的一樣,不管是品種,還是價錢。


這邊的人好像酷愛吃鯊魚,所以很多攤子都會擺上一尾已經開腸剖肚的的傢伙,我們沒膽吃,不過看上去最大的賣點似乎是鯊魚的肝。


這邊的象拔蚌品質都很不錯,殺過價一隻大約兩百塊錢人民幣不到,不過我們一樣沒買,四個人實在很難解決那麼大的傢伙。
真正第一個讓我們看上眼的是特大隻的泰國蝦,一般我在菜市場買的泰國蝦一斤大概會有十五六隻,這種特大隻的泰國蝦只要四隻就會佔去了一斤的重量。
不可思議的是他的價錢大概跟一般的泰國蝦相去不遠,我們從$35人民幣砍到$30塊人民幣,買了兩斤八隻,再跟老闆凹一隻殺必絲。

我們都很喜歡吃一種這邊叫做帶子的海鮮,有點像很大的蚌類,佐蒜容粉絲再加點魚露下去煲再好吃不過了。
雖然這邊賣起來並不特別便宜,我們還是買了。

後來在餐廳裡因為看著別桌的炸蚵仔好像很好吃,女王命我也去拎一斤回來。
很抱歉,這邊還找不到一般台灣海產店用的蚵仔,妳非得把拳頭大的生蠔給炸來吃了不可,一斤也不過人民幣$23塊而已,吃起來一點經濟上的負擔都沒有。

[吃遊記]珠海二日遊(一)

這篇文章的連結
因為這次行程主要就是在珠海,所以我們用了比較慢的步調的方式開車過去。
下午約莫兩點半從廣州花都出發,從北二環上高速公路轉華南快速道路走到底,出了華南快速道路就是廣州市的番禹區了。
在番禹區走一小段市區經過長隆遊樂區以後,除了要很小心注意路標怎麼上京珠高速公路以外,還得要充分相信自己的選擇才上的了京珠,因為這段田間小路實在是太遠了。
從花都出發到現在大概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一路開高速公路的我們還沒離開廣州市,可以見得這廣州市的範圍究竟有多大。
上了京珠一路就是直達珠海了。老實說京珠是我在中國大陸到目前為止走過最好的高速公路,因為他收費比較貴的原因,所以有比較充足的經費可以維修。
這是中國大陸很特別的一個地方,原則上高速公路是開放給民間經營的,所以針對各家公司經營方針的不同自然也有不同的收費方式。
像在我們家旁邊的廣清高速就是屬於收費低廉的那種,自然路面是坑坑疤疤。不只如此,晚上還沒有照明的路燈,駕駛人一切得憑運氣。

上了京珠路的兩旁隨著逐漸往南,香蕉樹也逐漸多了起來,等到高速公路的底下開始出現一望無際的香蕉樹,那代表中山市也到了。
沒錯!這個中山市就是國父孫中山的故鄉,而且很明顯的中山人相當引以為傲,在高速公路旁的山壁上就大大的掛著”孫中山故鄉人民歡迎您”的招牌。
因為隔天還沒決定會不會把中山故居排入我們的行程中,所以我刻意的繞一點路從翠亨立交下去,這麼一來往珠海的路線就會順便的從中山故居外經過了。

到了珠海,因為飯店追問房間要不要保留,再加上我們也都想先到飯店把非必要的行李卸下,所以首先的到了飯店check in。
這次住的華羽民富酒店是在上次來珠海的時候就先看好的了,負責訂房的Hannah說房間很搶手,最後給我們兩對各定了一間行政大房,房價倒也不算貴,大約人民幣$450上下,以一個觀光區週末的房價來說算是物超所值了。
怎麼說一個物超所值呢?這行政大房裡居然有標準配備的桌上型電腦!
搭配現在飯店列為標準規格的網路,這對罹患輕度網路上癮症的我來說是很實用的,雖然我還是自己帶了筆電。

大家放好了行李,讚嘆完了配備電腦的房間之後就到蓮花路上去見識見識了。
這邊我跟女王已經來過了不少次,不過待到這麼晚倒是頭一次。路上熱情的小姐們依舊是賣弄著自己的身軀吆喝著;而且越夜越美麗,出來搔首弄姿的小姐也越來越多。
讓人覺得很懊惱的是當你發現大多數對著小姐們品頭論足的居然都是台灣男人的時候,真的有一種『看!都說了台灣男人最色了吧!』這樣的感慨。

[爸爸日記]08.07.19-沉默無用

這篇文章的連結
爸爸一個用量不大的客戶打電話來說他那邊還有一些貨還沒用,問我們要不要?

『黃先生!我們還有一桶沒開封過的膠水可不可以退給你們啊?』那客戶是這麼說的。

雖然大概知道會是什麼情形,我還是問了清楚為什麼會剩一桶要退。
結果果然不出我所料,這客戶已經支撐不下去,工廠要收掉回台灣了。

我把這件事跟了你的奶奶說,奶奶很驚訝!
奶奶說:『他們不都是很努力打拼的嗎?再也沒有像他們這麼拼的客戶了!』
『是啊!因為他們實在太努力打拼了,以至於從不知道現在外面是什麼世界,所以做不下去了!』這是爸爸給這間工廠下的評語。

爸爸從不是一個愛說話的人,每次去客戶那邊也是努力找話題講。
客戶也是很喜歡從爸爸媽媽這邊多知道一些產業上的消息或是同業之間的資訊。
畢竟對很多駐守工廠的人來說,這是他們唯一可以得到消息的管道了。

但我真的沒有看過那麼沈默寡言的老闆了。
爸爸媽媽來這邊也一年了,去這間工廠也去了幾乎兩位數的次數了。
跟管理階層講話的次數不會超過三次,而且都是我先開口的。
他們回答的字數三次加起來就是三個字,分別是"嗯"、"嗯"、"嗯"。
可想而知這樣的工廠你要說他再怎麼拼,能撐多久?

寶寶啊!寶寶!爸爸不想你成為一個七嘴八舌的人,但我也希望你引以為鑑。

2008年7月21日 星期一

[爸爸日記]08.07.18-奇怪

這篇文章的連結
看電視看到台中在淹大水。

寶寶,你知道嗎?我所熱愛的國家人民其實是很笨的。

每次選舉總是選出來一堆不值得信任的傢伙,然後放任他們大剌剌的做很多讓我們看不下去的事。
偶而有比較笨的傢伙可能被逮到了做壞事的證據,被公布在媒體上。
然後引發大家一陣撻伐。
那一陣子會發現電視上都是他的新聞,Call In節目觀眾也是罵聲連連。
然後發生了新的事件,大家的注意力給分散到別的地方去了。
漸漸的沒有人記得這件事。

幾年後,又一次新的選舉,那跟當初被大家罵到無力的人又當選了。

或者是流氓,又或者是坐過牢的人,總之我們的國會被一群很奇怪的人給掌握著。

2008年7月18日 星期五

[光怪陸離]混帳警衛

這篇文章的連結
我們買菜的那個菜市場外面巷子的兩旁是一個一個的停車位。
也不知道是不是特別提供給買菜的主婦,還是外面的店鋪劃給自己的客戶。
只知道大家買菜的人一直都是停在那些停車位,大家倒也相安無事。

那天我照例是把車停在外邊的停車位上,這次停的是一間小有規模餐廳的廚房側門,側門這邊甚至還有個警衛守著門。
我心想,還有警衛看著,雖然他不是幫我看車,但至少總是個人在那邊,總不可能這麼光天化日的還有人敲破我窗戶吧?
我搖起了我的車窗連筆記型電腦都放在車上就放心的陪著太座買菜去了....好像忽略了什麼?

買完菜走回車上,遠遠的我就看到太座那邊的車窗是完全洞開的。
還看到原本坐在椅子上奄奄一息的警衛站起身來走向我的方向。

警衛:『你這邊的車窗怎麼沒有關勒?還好有我給你看著!』
我:『哈哈!忘記關了自己沒發現!』(心想這警衛還真是個好人,還幫我看著。)
警衛:『還好有我給你看著車,這麼吧!付個保管車的費用四塊錢吧!』

我當場楞住!三小?!這樣看個車要跟我拿四塊?吃屎吧你!

我:『你他媽的憑什麼跟我收四塊?這邊停車什麼時候收過錢了啊?』
警衛:『你這車窗沒關好危險的啊!要不是我幫你看著車你的東西早被偷了都。』
(廣東人說話語法有點倒裝)
我:『我他媽的就是故意開著窗戶不行嗎?我很想人家偷我東西不行嗎?』
(平常會更憤怒的太座今天比較反常的叫我別跟大陸人認真,跟大陸人認真我們就輸了。)
警衛:『要不是我幫你看著車你東西早被偷了,你就給這四塊錢吧!』
我:『這邊停車位哪一次有人收過錢了啊?你憑什麼跟我收?』
警衛:『不是啊!是我在這邊幫你看著你的車才沒事的啊!就給個四塊錢嘛!』
我:『 我就是故意把車窗打開的啊!你他媽顧什麼顧啊?害我東西沒被偷是怎樣?』
然後邊說話邊上車,畢竟誠如太座所說,在這邊你跟大陸人認真你就輸了!

那警衛倒也了不起,大概是覺得我們真的不可能給他這四塊錢,嘴巴再咕噥個兩句不知道什麼東西的,就又回到他的位置上去奄奄一息了。
好像剛剛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

跟大陸人認真,你真的就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