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0日 星期三

[爸爸日記]09.12.30-陪寶貝發呆

這篇文章的連結


前兩天發生的事。


小胖在家裏並不是很安分,奶奶又忙著作家事,家裏沒有什麼給小胖玩的空間。


所以爸爸跟媽媽帶著小胖到附近書局逛逛。

對爸爸來說,現在才要開始讓小胖學著愛上逛書局已經是有點嫌晚了。


進了書局以後,爸爸抱著小胖開始要補足這幾個月錯過的大量資訊。


但是對還沒滿一歲的小胖來說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村上的1Q84熱賣超過兩百萬本,或是九把刀的獵命師出道第十六集了。

跟他有什麼關係?


他只會對爸爸拿起來的每一本書感到有興趣,因為通常爸爸拿在手上的東西都很好吃。

或是爸爸拿在手上的東西都不給他吃,所以他更想吃。


搞到後來,我只能遠遠看著新書排行榜,連手過去摸一下都有困難。


正好書局裡因為聖誕節剛過,還沒有把天花板上垂吊的裝飾拆下。

整個書局走廊排滿了一串串小星星、小圓球,或是小方塊。


那小圓球的大小正好比小胖的手大些,讓他既不會抓不住,但卻也抓不牢。

他每次剛一抓緊,球就又從他手裡滑開。

看上去好像他正在玩一顆丟去就會自動回到他手上的球,他開心極了。


但他的目的終究是緊緊抓住那顆球。

所以他開始放手,學著靜靜看著那顆球。

忽然猛一個像想到什麼似的,兩手合時拍住那顆球,往嘴裡就要塞進去。


爸爸趕緊把他帶開。

這小子的人生只要跟塞進嘴巴的東西有關,就顯得特別有智慧。


當我跟他一起靜靜的凝視著那顆閃閃發亮的小球時。

我在球上看到了一對父子,專注而又小心觀察的眼神。


我突然想到,可能就是三四年後的某一天。

可能就是在自家門前的地板上,也可能是在爸爸帶小胖去的某一個野外踏青。

小胖就眐眐看著地上爬過去的一行螞蟻,發呆;爸爸也蹲在旁邊,一起發呆。

或許就這麼發呆一個下午,或是兩個人一起鴨子走路跟蹤螞蟻的上班路線。


他搞不懂為什麼螞蟻都能知道自己剛剛走過的路在哪裡,又或許他沒注意到這點。

是不是因此立定了他當個自然科學家的志向,或是立至發明鑽孔機找出螞蟻的巢穴,都不重要。


能夠陪著孩子對著任何東西發呆一個下午都是一件值得令人開心的事。


只要他不一把抓起地上的螞蟻來吃都好!

2009年12月29日 星期二

[爸爸日記]09.12.29-教養的難處

這篇文章的連結


昨天下午,媽幫親愛的老婆跟她自己約了媚登峰。

為了都能照顧到臭小胖,特別把兩個人的時間錯開;媽先去,然後才是親愛的老婆。


媽去了沒多久之後,打了電話給我,是老婆接的。

後來電話輾轉到我手上,是要說可以把臭小胖帶到媚登峰去洗澡。


我跟老婆輪番的拒絕了我媽,給了她軟釘子碰。

大意不外乎是讓小胖在外面洗了澡熱呼呼的,回家的路上反而容易著涼。

媽講到最後見我們的態度沒軟化,便氣呼呼的說:「隨便你們啦!」


其實我是打從心底相信媽沒有任何不好的意思,畢竟那可是她的心肝寶貝孫子。

她最多就是因為臭小胖很愛洗早,每次洗澡都玩水玩的不亦樂乎的。

當奶奶得很驕傲自己有個好帶的孫子,想帶去外面炫。

但身為父母的我們兩個,對臭小胖就是要有這樣的責任跟義務,盡全力的為他著想。

即使這樣的萬般為他著想可能會傷到其他同樣愛他的人的心。



這真的是教養上很大的難處。


在臭小胖接下來的成長歷程當中,類似的情形只會更多,不會減少。

會有很多人,是真心出自於對他的愛,而希望小胖能照著他們的想法成長。

但這些想法,或許是不符合時代的趨勢,或許是錯誤的觀念,甚至是偏方、符水、香灰。


在感情上,我們應該感謝長輩們對臭小胖的愛,那份愛是不容懷疑的。

在道理上,我們卻要想盡辦法婉轉的拒絕這些不適合小胖的愛。

有時甚至要強硬的拒絕,強硬到可能傷害對方的感情。



我很仔細的衡量了中間的輕重利害關係,所以選擇了拒絕。

因為我知道,讓臭小胖在媚登峰洗澡不見得一定會感冒;但我們不想冒那風險。


這次沒事,下次奶奶會更放心大膽的帶小胖作更多的事。

所以我得堵在前頭。


這次真的感冒了,除了小胖得不舒服好幾天,也只是惹得奶奶心裡內疚。

所以我更得堵在前頭。


教養真的是一場時時刻刻,分秒鬆懈不得的仗!

2009年12月28日 星期一

[愛情]雞排+魷魚

這篇文章的連結

昨天晚上老媽弄的晚餐全是蔬菜,吃得再多只會膩不會飽。

臭小胖他媽快洗完碗的時候,我湊到她耳朵旁邊跟她說我去買個燈泡很快回來,問她要不要一起去?


她頓了一下轉過來湊到我的耳朵旁邊跟我說:「你是不是也沒有飽還想吃點什麼東西?」

我老實跟她說:「是!都是蔬菜我沒有吃飽!」


本來兩個人還在搞不定到底要吃什麼東西。

上了摩托車以後,我說那我要吃脆皮雞排;臭小胖他媽說她不想吃雞排,她再想想她要吃什麼!


到了脆皮雞排那邊,我本來真的是只想點一塊脆皮雞排就搞定的了!

沒想到看到看板上寫了可以雞排搭配其他東西作套餐,我就點了一份雞排+花枝丸的套餐。


臭小胖他媽:「你不覺得那個花枝丸沒幾顆很貴嗎?」

臭小胖他爸:「不會啊!我就想吃花枝丸嘛!」


臭小胖他媽:「可是你不覺得那邊的魷魚看起來很大塊很好吃嗎?」

臭小胖他爸:「不會啊!我感覺那個魷魚看起來還好。」


臭小胖他媽:「我覺得你應該會比較想吃魷魚耶!」

臭小胖他爸:「老闆!我的花枝丸改成魷魚!」


老闆:「那你的雞排要什麼口味的?」

在我還沒講話以前,臭小胖他媽:「梅子口味。」


老闆:「那你的魷魚要什麼口味的?」

在我還沒完成思考動作以前,臭小胖他媽:「也是梅子口味。」


老闆:「雞排要不要切?」

我轉過頭去問臭小胖他媽:「雞排要不要切?」

臭小胖他媽:「雞排是你要吃的,還要問我要不要切喔?」

「親愛的老闆,我的雞排不要切。」我跟老闆這麼說。


拿到了雞排,臭小胖他媽說要吃可麗餅,我們騎了摩托車到可麗餅的攤位。

我等不及回家直接拿了雞排起來就喀了。

臭小胖他媽:「雞排拿來我咬一口。」

然後就是第二口、第三口、第四口,最後乾脆她轉過頭來我就奉上機排。

魷魚也是必恭必敬幫她用竹籤叉到她面前給她吃。

可是她的可麗餅卻半口也不用給我吃!這是怎麼一回事?


(以下對話為模擬臭小胖他媽看到文章後的反應。)


臭小胖她媽:「耶!你又沒有跟我說你也想吃可麗餅!」

臭小胖他爸:「妳還不是一開始說不吃雞排,最後不知道吃了幾口勒?」

臭小胖他媽:「你......晚上想睡書房嗎?」

臭小胖他爸:「......,以後拜託你盡量吃我的雞排+魷魚。」

2009年12月27日 星期日

[爸爸日記]09.12.27-算是好爸爸嗎?

這篇文章的連結


自從當了爸爸以後,特別注意其他爸爸們跟自己孩子的互動。


很認真去思考過,如何當個好爸爸的問題?

或是,怎麼樣的爸爸才能算是一個好爸爸?


身為一個男人,成了家立了業之後,天平的兩端擺放著就是家庭跟事業(或說經濟能力)。

然後呢?你該往天平的那一端靠?


我有認識的台商叔叔,老婆小孩都在大陸一起打拼。

平常他白天工作到晚上,晚上再到外面應酬;週末到高爾夫球場應酬跟放鬆身心。

生活當中可以跟小孩子相處就是吃飯時間,他還偏偏吃飯都隨便扒幾口就再匆匆下樓繼續工作。

小孩子都是放心交給當全職媽媽的太太處理,沒什麼跟小孩相處時間。

週末非常難得的跟老婆小孩一起到麥當勞吃頓早餐都能讓太太高興個老半天。


這能算是一個好爸爸嗎?

看上去他對家庭漠不關心,跟老婆孩子難得能說得上幾句話。

可是他盡心盡力,把時間奉獻給工作為的還不是給老婆小孩一個衣食無缺,充裕的物質生活。


有更多的台灣幹部在大陸,是每隔三個月回台灣一次,一次回去一個禮拜或十天。

平常時候就是透過網路跟老婆小孩保持聯繫,別無他法。

一年加起來能見到老婆孩子的時間大概就一個月,有的還不到。

或許久而久之,孩子跟爸爸透過電腦螢幕或電話話筒說話還比較熟悉。


這能算是一個好爸爸嗎?

他或許時間上不能陪伴小孩成長,但那畢竟不是他所願意。

如果可以的話,我相信他也會想要一家團聚,天天生活在一起。

離鄉背井一個人在異地工作為的不也是給老婆小孩好的生活。


也有當大老闆的爸爸,可能在空中的時間都比在地面上的時間要多。

忙碌的生活可能讓他一個月連跟家人說上兩句話的時間都沒有。

他可以讓老婆小孩住豪宅、開名車,食衣住行都是過著最好的生活。

卻是一年下來全家人難得團聚兩天。


這能算是一個好爸爸嗎?


或是像我老媽講的,我對家人付出的太多,卻對工作付出的太少。

家庭生活過的是幸福美滿,可是卻不能給家人什麼比較好的物質生活。


這能算是一個好爸爸嗎?


自從自己當上了爸爸以後,覺得好爸爸的定義反而更模糊了一些。

2009年12月25日 星期五

[爸爸日記]09.12.26-最後,終於

這篇文章的連結


最後.終於還是帶著寶貝回台灣定居了。


我覺得很多事情就是這麼神奇。

糊裡糊塗的我們去了中國大陸;又糊裡糊塗的,我現在正坐在台灣的家裡打這篇文章。


我們夫妻倆是早就有了共識的要讓小胖回到台灣讀書,這是在我們甚至還沒結婚之前就決定了的事。



得先說一下為什麼非要小胖回台灣讀書的源由。


中國大陸的教育制度其實好過台灣許多,要真讓臭小胖在學業上得到些什麼是應該選擇中國而非台灣的。


為了強調孩子們的五育均衡發展、中國的小孩考高中得連體識能都考。

那意思是說,如果你想考上所謂的重點高中,不只得比別人會念書,還得比別人跑得快、跳得遠、跳的高。

在台灣,體育課被正課老師借去考試等等是常有的事。


他們的教材很明顯比起台灣有深度、有廣度;反觀我們的教材,在教改之下已經給改到面目全非。


他們沒有意識型態,沒有所謂的方言教學;我們卻是為了一些無謂的政治議題,把孩子們的母語搞成四不像。



那為什麼?我們還是堅持讓臭小胖回台灣讀書?


我們認為,有很多事情是比學業成績更重要的。


為了讓臭小胖五育均衡發展,可是下了課在外面吃到的東西卻不知道來源,要說跑得多快也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再有深度有廣度的教材,卻沒能教好小朋友人怎麼做?禮義廉恥怎麼寫?那學得再多又有什麼意義?

我不希望看到臭小胖回到台灣比別的小朋友懂得還多,卻對著垃圾桶尿尿、對著馬路吐痰。


中國沒有意識形態,那是因為他們只有一種意識形態,一言堂的教育方式雖然讓他們的孩子對國家的向心力很強,卻難免扼殺了孩子們自由表達意見的權利。

更何況、我完全不想讓臭小胖面對上政治課的時候老師直直眼看著他問他台灣是不是中國的一部份。


最後轉錄一小段今天在網友元譆的臉書上看到的文字總結。


親愛的老師,我是集中營的倖存者,我看到了一般人未見之處,瓦斯房是由博學的工程師建造,兒童是由受過教育的醫生毒死,嬰兒被訓練有素的護士謀殺,婦女被知識份子射殺。所以,我懷疑教育。我的請求是,希望你們幫助學生做一個有人性的人,永遠不要讓你們的辛勞製造出博學的野獸、身懷絕技的精神病人、或受過教育的怪人。讀寫算等學科只有在把我們的孩子教的更有人性時,才顯得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