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30日 星期二

[業務經驗]工作小趣事(三)

這篇文章的連結



業務開發其實是很有趣的事,電話開發當然也有電話開發獨特的樂趣。
尤其是當你需要跟接電話的人,做一點小小的、無傷大雅的欺騙的時候更是如此。


前幾天我電話開發,是一個總機小姐接的。

「請問老闆娘在嗎?」
我看負責人是個女的名字,所以這麼問。

「老闆娘不在耶!請問你哪邊找?」
總機小姐毫無意外的標準答案。

「啊?老闆娘不在?哇勒!是她叫我打給她的耶!」
我無傷大雅的這麼回答。

「嗯?她什麼時候叫你打給她的?」
小姐的聲音聽起來就一臉狐疑。

「是有點久了啦!我拖到現在才打也是我不對!」
這個時候的標準答案就是不給任何答案。

「她出國耶!她什麼時候叫你打給她的?」
小姐講出一個我可以利用的資訊。

「是好幾個月前了啦!」
為了安全起見拉寬範圍的我緊緊抓住大海中唯一一片浮萍。

「那你打來有什麼事嗎?」
厲害的總機小姐總會適時把話題拉回來。

「是這樣的啦小姐!老闆娘請我打過來了解我們目前的外勞使用狀況,她要我給她建議。」
反正老闆娘不在台灣,這種話是隨便我講不用負責任的。

「老闆娘要你打電話來問我們用外勞的狀況?」
感覺的出來小姐的聲音更是一臉狐疑。

「對啊!她跟我講很久了。我拖到現在才問到時候大概她又要念我了。」
我理直氣壯反正老闆娘不在台灣什麼都不用負責的回答。

「可是我們工廠整個外移到大陸好幾年了耶!台灣根本沒有人怎麼會用外勞?」
總機小姐完全一擊命中我胡扯亂講的地方。

「啊?是喔!」
怎麼辦?我居然要建議台灣完全沒生產的公司使用外勞?

「啊!對啦!我想起來了啦!是老闆娘在說家裡面想要請一個外籍女傭啦!」
情急之下能想到這個回答,老實說我還滿佩服我自己的。


我跟前輩們講到這個電話開發的案例,前輩跟我講了一個更有趣的。

「小姐請問王董在不在?」
標準的開頭。

「你找他有什麼事嗎?」
小姐用很強的一臉狐疑的聲音這麼反問,狐疑到在電話的這一頭都看的到她的表情了。

「他請我打電話給他啊!」
業務在這個時候需要做的,就是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

「他請你打電話給他?」
小姐繼續狐疑的問。

「對啊!他之前請我打電話給他的啊!」
繼續裝做沒事。

「可是他已經過世兩年了耶!」
小姐終於是揭曉謎底。

「那....那....那小姐不好意思我應該是打錯的吧!」

語畢,哄堂大笑。

2010年3月27日 星期六

[業務經驗]工作小趣事(二)

這篇文章的連結



老闆在辦公室,可是不方便幫你轉接的情形最多。
有時候好不容易騙到小姐按保留請你等一下,其實他是轉過去問老闆認不認識這個人。
甚至有時候,會有小姐連話筒都沒捂住,回過頭去問老闆:「誰誰誰你認不認識?」
在話筒裡清楚聽到老闆說:「不認識!」
然後小姐回來跟你說:「我們老闆不在喔!」

所以有時候也可以搭配一個「好!沒關係!那我撥他分機,他的分機是101嘛吼?」
為什麼猜101?因為通常最前面的分機當然會是老闆的分機。所以也可能是1001。

有很低的機會,總機小姐會跟你說出老闆正確的分機號碼。


有沒有可能老闆真的不在?或是總機小姐故意跟你說不在?
當然有可能。

「老闆不在喔?那我要怎麼聯絡他?」
會這樣問的,總機小姐會給你老闆聯絡方式才有鬼。
除非這小姐第一天上班,或是這公司太小才有可能,公司太小也沒有開發的必要。

所以你要問「啊他不在喔?哇!我急著出門沒帶他的名片耶!那他的手機是09....?」
很多時候小姐就會自己幫你把號碼補完。
或是問「他的手機是0932....對吧?」(號碼隨便自己掰,或是不用念完。)
偶而總機小姐就會回答「不是!他的行動應該是....」然後幫你更改正確號碼。


至於老業務們當然有老業務們比較特別的講法。
攻陷老闆的機會總是比我們菜鳥業務高上很多。


老業務A.

「頭家有在嗎?」,或是「頭家進來了嗎?」
用非常流利好像跟老闆是多年好友昨天晚上還一起喝酒的口吻說。

通常到這邊總機轉接的機會就比我們菜鳥業務高上很多。

如果公司登記負責人是女生的名字,問「頭家娘進來了嗎?」成功的機會也很高。


老業務B.

「陳桑在嗎?」,或是「陳桑進來了嗎?」
用非常流利好像跟老闆是多年好友昨天晚上還一起喝酒的口吻說。

通常到這邊總機轉接的機會比我們菜鳥業務高上非常的多。


老老業務理字輩C.

在重複進攻多次未果之後,想出來的終極大絕招。

「小姐!我要找陳董!」老老業務理字輩。
「請問找他有什麼事?」專業不帶半點感情的總機小姐。
「有急事啦!」老老業務理字輩用昨晚吃完特辣麻辣鍋,最近的廁所卻距離一個馬拉松距離的急切口氣說。
「啪!」電話馬上被轉接到老闆分機。


電話開發是很無聊的一種工作,每天就是重複打幾十通甚至上百通的電話。
更何況,可能每十通才有一通可以講久一點套多一點訊息,每一百通才會有一通真的讓你得到跟老闆進行面對面簡報的機會。

苦中作樂。

(本篇文章特別感謝:陳董)

2010年3月24日 星期三

[業務經驗]工作小趣事(一)

這篇文章的連結

新的工作給我很多新的東西,在實務操作的方法上學到許多。

我的新工作每天就是不停的電話開發新客戶。
可是所謂的電話開發,又不像信用卡或是電話保險一樣,對象是面對每一個接電話的人。

我們鎖定的,是公司的老闆,或是對公司營運有決定權的人。

所以,我們得設法繞過總機。


從第一天的教育訓練開始,主管們就不停告訴我們,「把自己當成老闆的好朋友!」
「你打電話給朋友,不用客客氣氣的吧?」主管們是這麼教的。

老闆如果姓陳,總機一接起電話,我們就要問他,「我找陳董!」,「陳董在不在辦公室?」
口氣要盡量的好像昨天還跟老闆一起吃飯一樣。
在中南部這邊,最好還能操著台語口音。

通常總機小姐也不會這麼簡單給你騙了,幫你把電話轉進去給老闆。
總機每天得接幾通這種電話?他聽都聽膩了。

所以他幾乎一定會問你:「請問你哪邊找他?」,而不會直接幫你轉進去。
一開始我都回答:「我這邊哪裡,我姓黃。」
現在比較聰明,「我哪邊黃先生啦!」

小姐幫你轉接的機會增加。


不過待的夠久的總機小姐還是不會這樣上當。
他會接著問,「哪邊?你找我們老闆有什麼事?」

剛開始我會回答:「我這邊是什麼公司啦!是這樣的,我們是在幫工廠進行什麼業務的。」
然後總機小姐會說:「不用喔!我們不需要!」,或是「對不起喔!我們已經有配合的了!」

現在我有時候會回答:「耶?老闆沒交代嗎?是他要我這個時候打的耶!」
這個回答可以適用於下列哪一個狀況?
A.老闆不在;B.老闆在開會;C.有什麼事?;D.以上皆是。
答案:D.以上皆是。

有時候小姐就幫你接進去了。


更厲害的總機小姐會再問你,「有什麼事嗎?老闆沒交代喔!」
我只好回答,「哇!他又忘記了,上禮拜才跟他講的。」

可以到這一關的總機小姐,通常只會冷冷的跟你說,「所以你有什麼事嗎?」

OK!到這邊我要馬就是跟總機說我下次再打,要馬就是直接說了我是做什麼業務的,然後跟小姐套工廠狀況。

2010年3月14日 星期日

[爸爸日記]10.03.14-行萬里路

這篇文章的連結


小胖最近走路腳步越來越穩,也越來越愛走。

據媽媽帶臭小胖去衛生所打疫苗,護士們的說法。
「你們這個這樣算走的很好了」護士阿姨說。
媽媽一邊暗自竊喜一邊裝客氣的說:「是啦!以這個階段的小男生來說算是快了一點啦!」
「不是,是以這麼大的頭,這麼壯的身體來說,你們這個弟弟算是走的很穩很好的了喔!」護士阿姨說。
這個...這麼說好像有點冏。真不知道小胖聽在耳裡是該開心還是該難過喔。
「一般來講,這麼壯的即使是小男生,腳的力量應該還是沒辦法負荷身體的重量,所以你們這個算是很厲害的。」護士阿姨接著說。


但真問我們是怎麼訓練小胖走路的,我們也說不上來。
正確的來說,我們在小胖學走路的這件事上,沒做過任何努力。

要我回想起來,大概就是在小胖抓週的那天開始,他突然放手走路了。
後面的一切就變得很不可思議的迅速,好像他已經學會走路很久很久一樣。
所以我還是要強調,能多陪自己的孩子就盡量多陪。
不然他真的會在你不自覺中悄悄長大。


前幾天,跟奶奶帶著小胖在誠品旁邊的綠園道散步的時候,我才解開了這個疑問。

我看到一個媽媽小心翼翼的扶著一個看起來大概跟小胖差不多大小的小朋友搖搖晃晃走著。
小胖則是自己一個人開心的逛著大街,爸爸跟奶奶忙著整理包包沒空理他。

當然看到了有其他的小朋友在,那位媽媽也牽著她的寶貝搖搖晃晃的往我們這邊過來。
小胖也還是開心的逛著大街,爸爸跟奶奶繼續整理包包沒空理他。

一問之下才知道,那位小朋友一歲三個月,還要比臭小胖整整大上一個月。
寒暄了兩句之後,小朋友搖搖晃晃往別的地方去了,他媽媽趕緊繼續小心翼翼扶著小皇帝走。
從頭到尾,我們家臭胖子都一個人開心的四處亂晃,有點狀況外。


於是我懂了。
小胖路走的那麼穩那麼好,不是因為我們做了什麼,而是因為我們什麼都沒做。

我們從來沒有限制小胖要走到哪裡,要小心什麼,會不會跌倒之類的。
我們只會注意小胖的行為會不會有很大的危險性。

我們從來不擔心他走一走跌倒,因為跌倒是學走路過程當中再正常不過的事了。
跌倒了,站起來,拍一拍手。
頂多是哭著跑過來跟爸爸媽媽要一個抱抱,那也就夠了。

我們大人總是會說,學腳踏車,多摔幾次就會了;或是學游泳,多嗆幾口水就會了。
可是當同樣的情形發生在自己孩子身上的時候,卻總是捨不得。

其實,多摔幾次就會了。

小胖完全就不是在大人的保護底下長大的,也才因此他能學走路學的那麼好。

還是要說一下。
我們家小胖真的學走路學的很好,一歲兩個月大的他早就不滿足於走路了。
最近他新挑戰的目標,是媽媽上課補習班的樓梯。
這孩子還堅持要自己一階一階往上爬呢。

2010年3月7日 星期日

[爸爸日記]10.03.07-秒分時日月

這篇文章的連結


(感謝好友Dennis提供默契的公仔給小胖玩)

最近老婆很愛提到臭小胖要出生的那天晚上。

她是怎麼的突然破了水,本來還悠哉的想先洗個澡洗頭,先睡個覺補充體力再說。
結果沒到兩個小時人就在去醫院的路上,再過兩個小時小胖就這麼呱呱落地的經過。
速度快到大家都還沒反應過來,我爸媽都還在準備出發,我還躺在床上睡覺,小胖就開始喝奶了。


小胖要出生的那個晚上,時間是一分一秒的過的。
感覺每一分每一秒都值得紀念,每一分每一秒都顯得特別漫長。
原來連續劇裡說的一切就像做夢一樣,指的就是這麼一回事。


小胖剛出生的頭一個禮拜,時間是以小時為單位在過的。
不是因為感覺時間過的很慢,而是因為初生兒每一到二個小時得吃一次奶。
堅持母嬰同室又堅持自己親餵母奶的媽媽當然每兩個小時就會聽到「哇~哇~」鬧鐘聲了。


大約到小胖出生的前兩三個月,時間是每一天每一天的過的。
每一天早晨,都會迫不及待的起床看看這個奇妙的小生命,看看他微微起伏的小胸口,聽聽他發出細細微的聲音。

每一天,都感覺他又進步了些什麼。
每一天,都會對照育兒書籍,看看他應該要學會什麼了?什麼部分超前進度?什麼部分又該會而還不會了?

記得小胖的翻身比書上說的時間還要晚上一截。
爸爸媽媽(尤其是媽媽)每天就是盯著小胖看,看怎麼還沒學會翻身呢?
直到他第一次自己翻了身,才又驚覺,他怎麼翻了身以後進步神速?新的動作一個一個出現。


一直到現在,他一歲兩個月了,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他已經不能參加爬行比賽時去報名資格了。
(嘖!才十四個月大的小子就有太老而不能怎樣怎樣的句型出現。)
時間像是一個月一個月在過的一樣,很多事情變得太習慣了。

你不會再去拍他翻身的模樣,因為你根本沒注意到他什麼時候翻了身。
現在該擔心的是睡相太差滾到床下去。

你不會再去拍他走路搖搖擺擺的模樣,因為你光追著他跑都沒時間了,哪有空拿相機拍照?

不會為了他吃了一口副食品好棒好棒拍拍手,而是因為好不容易乖乖給你餵一口拍拍手。

不會因為他翻身爬下床感到驚訝,因為他正在練的是爬回床上去。

好像不久前才湊在他嘴邊聽他「咯咯」用口水發出的小聲音,現在則是一邊哭一邊嘴巴發出咒罵你的嬰兒語。


一晃神,時間過的真的好快。
你真的不認真陪伴他,很快的他就長得比你高比你壯了。

珍惜每一分每一秒能夠陪伴他的時間,因為每一分每一秒,他的成長都不能重來。

[碎嘴]下班了!還不快滾?

這篇文章的連結


回到台灣兩個多月,最近也算是真正的投入了職場。

對於我的新工作環境其實我真的還算滿意,不錯的上司、互相鼓勵的同事,還有公司完整的制度跟福利。

但是...還是有讓我頗不能接受的地方。
倒跟公司無關,這算是台灣職場的通病。

就是,為什麼大家都要比晚下班?

是啊!為什麼大家都要比晚下班呢?

我這邊指的不是工作忙到做不完,沒留下來加班交不了差的那種晚下班。
而是指因為經理、副總還沒下班,所以大家都裝忙不敢走的那種晚下班;硬是多打兩通電話,或多寫些東西在報表上也好。

我想談的是台灣職場心態上的問題。

為什麼我們會需要加班?


是因為我們白天的工作多到做不完,必須使用更多的時間才能完成工作?
如果是因為這個原因的話,那首先檢討的應該是如何更有效率的利用上班時間才對吧?
可是似乎很多人都把工作做不完必須留下來加班當做一件好事,在老闆面前是個很認真工作的職員。

真的是如此嗎?
仔細想想你白天一整天的工作,真的有善用你的時間,更有效率的工作了嗎?
我覺得,天天工作多到上班時間做不完,不等於你是一個優秀的好員工。
那只能證明你沒有好好運用上班時間罷了。


最瞎的原因就是,因為長官還沒走,所以我也不敢走。
然後一堆人坐在那邊,摸摸電話,看看時間,整理桌面,弄亂桌面,再整理桌面,順便轉過頭跟同事講兩句話,再弄亂桌面,最後再整理桌面。
等到長官走了,走之前拋下一句:「大家別太晚離開!」才三步併作兩步快閃。
(應該是這樣吧?因為我從來不會那麼晚走。)

報告老闆,我要走了。因為今天經過了一整天努力不懈的工作,極高的工作效率也讓我累了,現在是回家陪陪家人的時候了。
這不是一個很正當應該可以下班回家的理由嗎?

我跟經理報告的是,「經理,我上班認真上班。現在下班了,晚上還有我的進修課程我也要認真參與。」
嘖嘖!這是多麼認真努力規劃自己人生的員工啊!
(我替經理這麼想。)

總之,我認為這是台灣職場很普遍出現的現象。
該下班了不下班,好像誰留在公司留到最晚就是公司的好員工一樣。

外國人喜歡把每天最重要必須完成的三件事情在早上完成;台灣人喜歡把每天最重要必須完成的三件事情在下班回完成。

怪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