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6日 星期一

[爸爸日記]10.04.26-小心!迷信!

這篇文章的連結



這是從親愛的老媽,星期天去上保母課程聽回來的故事。
想跟所有的爸爸媽媽共同分享之。


親愛的老媽星期天的保母課程請來一位醫院的護理長上課。
課程中護理長說了一個絕對真實,但也絕對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

有一對夫妻,背負著家族傳宗接代的使命,但卻一連四胎生了女孩。
本來想考慮是不是就這麼放棄了,畢竟或許是他們命中無子。

但在迫於婆婆的壓力下,於是這媳婦又努力的懷了第五胎。
檢查出來真的是個男孩,婆婆自然是高興極了。
於是整天東燉西補的,就是要把媳婦肚子裡的金孫顧好。

過分進補,補充太多營養的結果就是,胎兒過重。
接近預產期的時候胎兒的重量已經超過四千公克了。

一般過重的胎兒,醫生都會建議採取剖腹產。
超過四千克當然算是非常超重,醫生理所當然的建議應該剖腹。

但婆婆不同意。
婆婆說,生產日那天如果見血,對小朋友以後的命格不好。
(其實到這邊婆婆已經夠混帳的了,只考慮金孫,不考慮媳婦的安全。)

於是,在婆婆的堅持下,最後還是選擇自然產。

四千克的胎兒,自然產。
那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

再加上,胎兒並不是以正常的胎位出來。
而是以屁股出來,像是體育課測量柔軟度的那個姿勢。

媽媽的產道完全無法負荷。完。全。無。法。負。荷。
朝著不知道哪個方向的,裂開了十幾公分。
十幾公分,那是怎麼樣的一個傷口?

胎兒,因為過長的生產過程,一樣保不住,胎死腹中。
而且,即使胎死腹中了,還是生不下來,卡在產道當中。

最後,醫生沒有辦法,用了最殘忍的方式。
用電鋸,把胎兒的頭切下來,頭身分離的,從媽媽的產道取出來。

印證了婆婆說的話:「生產日見血,對小朋友不好。」

媽媽,子宮裂開了,即使縫合了,也再不能夠生育。


我想跟所有想當、要當、快當爸爸媽媽的人說,如果是不合常理、不近人情的迷信。
要抱著鬧家庭革命的心態對抗他,以免遺憾終生。

2010年4月25日 星期日

[碎嘴]服務,就是比別人多做一步。

這篇文章的連結



昨天下午去參加了遠流辦的座談會。
主講人是王品集團副董事長王國雄先生跟高雄餐飲管理學院蘇國壵(ㄓㄨㄤˋ)教授。

老實說我參加這座談會原先的目的是為了他的主標題-敢拼、能賺、愛玩。
我想知道成功人士是如何兼顧敢拼跟愛玩。
只是覺得納悶,怎麼這個題目會找餐飲管理學院的教授來一起主講呢?

到了現場才看到演講的副標-美食行銷,讓城市站上世界舞台

原來,「敢拼、能賺、愛玩」是副董事長的新書書名啦!


不過套一句蘇教授說的話:「有時候走錯路,是為了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整場演講下來,我感覺學到更多。
(還學到Evernote WM版要小心使用,因為Edit跟Delete選項住上下樓,讓我整場演講心得都變成天邊一朵雲了。)


我只記得,整個座談會讓我感受最深刻的一個觀念-服務,就是比別人多做一步。

蘇國壵教授談到他在很多城市旅行注意到的小細節。

在優勝美地,進隧道前看到「請開頭燈」的警示標語;出隧道後,更貼心的是「注意頭燈」的提醒標語。

在德國,碰上公路修路,工程單位除了細心提醒你還有幾公里外,還在每一塊看板加上臉譜,越接近修路終點,臉譜的表情越開心。

在華航的班機上,影片資訊打上的是片長;在國泰的班機上,如果你想看的影片長度超過你的航班時間,螢幕上會直接提醒你。

這就是比別人的服務更多一步。


這讓我想到前幾週跟家人到鼎泰豐的經驗。

小胖第一次到鼎泰豐,坐的是小朋友專用座椅,用的是小朋友專用餐具。
這沒什麼,每一家稍具規模稍有服務的餐廳都辦得到。

但當小胖顧著玩餐具,把餐具往地上丟時,幾乎是第一時間,馬上會有服務生把掉到地上的餐具撿走,換上新的餐具。

小胖這麼調皮的丟了兩三次以後,我們就不好意思再請服務生換餐具,反正小胖也沒有真的在吃。

當我們自己把小胖丟到地上的餐具撿起來時,馬上有個服務生靠過來詢問我們需不需要換餐具?
我們很不好意思的說不用了,因為這小子沒有在吃。

過了大概五秒,另一個服務生拿了新的餐具過來直接幫小胖換上。

那次的食物好不好吃對我來說已經不再重要,雖然鼎泰豐的小籠包還是很好吃。
對我來說,那已經是一次很棒的用餐體驗。


王品副董事長說的一句話我覺得很受用;他說在王品,任何人想做讓顧客感動的事,都不需要報備。

2010年4月8日 星期四

[碎嘴]關於22K,我想說的是...

這篇文章的連結



最近22K計畫因為主管單位錯誤的發言又被吵的沸沸揚揚。
正好我現在的工作跟基礎人力有很大的關係,也了解了一些鄰近國家的作法。

我們國家的外勞引進台灣以後,每個月領的薪水是勞基法規定的17280,外加勞健保費用1300還有雇主要支付一筆2000元的就業安定費給政府。
就業安定費的目的就是把這筆費用因為引進外勞而造成台灣勞工工作機會的減少做出補償。
事實上是...外勞引進台灣最主要取代的,都是台灣人不願意做的工作。
舉凡很粗重的、很辛苦的、很髒或工作環境很惡劣的。
所以其實外勞並沒有真正佔去台灣人多少工作機會,反正那工作外勞不做,台灣人也不幹。


離題了。
我最主要要講的,是外勞仲介依據勞基法可以向外勞每月收取一筆服務費,用以服務外勞在台食衣住行溝通不良的問題。
這筆費用,是我們政府明文規定外勞仲介可以收的。
每個月大概要佔去外勞基本薪資的15%,應該算不輕的負擔。

看看我們鄰近主要競爭國家韓國是怎麼做的?

韓國把外勞仲介這個行業界定為國營事業。
因為是國營事業,員工都是領國家的薪水,所以無所謂服務費這種東西。
外勞到了韓國工作,所賺到的每一分錢,都會扎扎實實的進到自己口袋。

韓國政府想到的就只有這樣嗎?那未免太簡單了。

因為起薪高又不會被扣基本服務費,所以外勞想進到韓國企業工作,是要考試的。
甚至,即使外勞考試通過,都不見得一定能進入韓國企業工作。

那你問,哪來那麼多高素質的外籍勞工啊?
很簡單啊!從台灣來啊!
韓國政府特別喜歡曾經到台灣工作過的外籍勞工,因為他們有經驗,有相當的技術底子。

所以說到了底,台灣還成了幫韓國訓練外籍勞工的所在。


講這些,是想講錯誤的政策到底影響國家有多大?
因為我在朱豪宅的部落格看到另一篇很有趣的文章。
簡單轉述如下。

台灣教育部在金融海嘯期間,為了拯救居高不下的失業率,推出了「優。質。人。力。就。業。計。畫。」。
讓沒有工作的大學畢業生可以拿到兩萬兩千元的基本薪水,總預算兩百九十二億元。

同一個時間點我們附近曾經被政府官員形容為鼻屎大的新加坡教育部以五億美金為預算,推出在新加坡成立足以全球排名百大的大學,叫「新加坡新大學」。

最後,新加坡就以約一百五十億新台幣的預算,吸引了麻省理工學院規劃教師與課程,預計在2011年開始招生,準備教育四千名頂尖大學生。
這經費,大概是「優。質。人。力。就。業。計。畫。」的一半。

一樣的金融海嘯,一樣的政府部門,政策方向跟預算規劃居然優劣相差那麼的大。


讓我想到老殘遊記裡的「贓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尤可恨,人多不知。蓋贓官自知有病,不敢公然為非;清官則自以為不要錢,何所不可為剛愎自用,小則殺人,大則誤國,吾人親目所見,不知凡幾矣。」

2010年4月7日 星期三

[爸爸日記]10.04.07-他都這樣的啊!

這篇文章的連結



平常爸爸的工作大半比較忙,能陪小胖的時間肯定沒有媽媽多。
晚上利用空閒時間陪小胖的時候,常常發現他又學了新把戲。
爸爸就會很多嘴的跟媽媽炫耀:「妳看!他會怎樣怎樣耶!」


爸爸坐在地上,小胖搖搖晃晃的走到爸爸前面,轉身,一屁股坐在爸爸大腿上。
爸爸很多嘴的跟媽媽炫耀:「妳看!他會坐在我大腿上耶!」
媽媽:「他都這樣的啊!每次我坐在地上他也是坐我大腿。」
爸爸:「....」

爸爸在房間打電腦,小胖乖乖的坐在旁邊地上玩。
突然媽媽從上樓開門,有開門的聲音。
小胖「啪!」一個站起來,衝到爸爸旁邊討抱抱。
爸爸很多嘴的跟媽媽炫耀:「妳看!他被妳嚇到跑來爸爸這邊躲了。」
媽媽:「他都這樣的啊!每次不管誰上來他也都會跑來我這邊抱抱。」
爸爸:「....」

幫小胖洗屁屁,跟裸體的小胖在床上肉搏一陣以後,要幫小胖穿衣服了。
爸爸發現小胖穿衣服會自己把手穿到袖子裡,穿褲子也會自己抬腳穿進褲管裡。
爸爸很多嘴的跟媽媽炫耀:「妳看!他現在穿衣服好配合喔!」
媽媽:「他都這樣的啊!現在幫他穿衣服越來越簡單了。」
爸爸:「....」

爸爸跟小胖在房間玩,發現他很好笑的靠在牆壁邊邊磨蹭自己的屁股。
爸爸很多嘴的跟媽媽炫耀:「妳看!他會磨蹭屁股耶!」
媽媽:「他都這樣的啊!每天都會磨蹭好幾次給我看。」
爸爸:「....」

小胖在樓下的沙發上,被爸爸圈住。
小胖拿起放在沙發旁的室內電話,放到耳朵旁邊要講話。
爸爸很多嘴的跟媽媽炫耀:「妳看!他現在會要講電話耶!」
媽媽:「他都這樣的啊!你不知道你兒子的學習能力很強的嗎?」
爸爸:「....」

最近小胖的新招是吃便便水。
爸爸幫小胖洗屁屁,蓮蓬頭沖過的便便水他會伸手去摸去玩。
然後把沾滿便便水的手放進嘴巴裡。
爸爸很多嘴的跟媽媽說:「妳看!妳兒子上輩子一定是隻狗,狗改不了吃屎!」
媽媽:「他都這樣的啊!妳不知道這就是你兒子嗎?」
爸爸:「....」


我說媽媽啊!妳就不能假裝一下妳也不知道小胖的新絕招。
讓爸爸滿足一下是第一個發現小胖新絕招的人嗎?

2010年4月3日 星期六

[爸爸日記]10.04.03-開始工作以後

這篇文章的連結


自從開始工作以後,每天的生活都是忙碌到不能再忙碌了。

當然不全然是工作上的忙碌。
為了精神上的糧食,我跟老婆很認真的上起了英文課。
因為難得遇到一個非常認真教學的老師,我們都很珍惜這個機會。
偶爾有時間,我還會參加一些聚會,透過聚會碰碰老朋友,或認識新朋友。
非常非常忙碌的生活。

每天晚上回到家大概都九點多接近十點。
洗個澡吃個晚餐,時間也推移到接近十一點。
常常是簡單上網跟朋友們互動一下,或是處理一些事情。
讀幾頁書,也就差不多該睡覺了。


最近小胖的奶奶正在調整他的睡眠時間。
原本他都跟著爸爸媽媽睡,自然睡覺時間不會太早。
現在奶奶會盡量讓他可能九點多也就睡了。

那個時間,我大約差不多要回到家。
等我回到家,小胖可能已經呼呼大睡。
就算還沒呼呼大睡,我也不敢吵他,深怕他看到爸爸開心,就又不肯睡覺了。


每天早上,我大約五點四十五分起床。
刷牙洗臉吃早餐,寫完晨間日記再跟噗友們互動一下就出門上班了。
這個時間全家人都還在深深的睡眠當中。

小胖當然也是。
我只能在他的臉上,留下一個想念的吻痕。
但更多的時候是,為了怕吵到他睡覺,我只能悄悄的出門。


當我能夠每天二十四小時的陪伴著小胖的時候,我知道我很愛他。

當我可能一整天只能看到他半個小時,而且還是他睡覺的時候。
我發現我是真的真的很愛他。

愛他愛到願意為了他犧牲我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