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7日 星期六

[爸爸日記]08.09.24-使喚

這篇文章的連結
媽媽要睡覺了,躺在床上。
她剛剛把腳擺在好市多買的抱枕上,現在舒服的不想動。
所以她把爸爸叫過去,要爸爸幫她把抱枕從她的兩腿下面,移到她的身邊,因為那是等等她睡覺要跨大腿的地方。
然後爸爸要幫媽媽蓋好棉被。
媽媽蓋棉被是很多規矩的,她要認明棉被的正反面,還要看清楚棉被的頭尾。
媽媽說,她不能接受睡覺的時候脖子下面的地方昨天晚上放著的是她的腳底板。
於是爸爸要幫媽媽認明棉被的正反面,還得幫她看仔細頭尾,然後把棉被攤開。
攤開棉被的時候,媽媽還得把她的口鼻捂住,怕被空氣中的灰塵給污染了。

爸爸說媽媽明明不過六個月,怎麼一副快臨盆了的樣子?
媽媽說,因為有老公可以用就要用啊!過一陣子回了台灣沒有老公可以使喚了,就要靠自己啊!
所以她要趁這段時間盡情的使喚爸爸。

[爸爸日記]08.09.23-生離死別

這篇文章的連結
媽媽今天在網路上看到一些還來不急成為新手爸爸就失去了小寶貝的爸爸。
或許是因為先天性心臟病;或許是因為檢查出了什麼其他重大的疾病;更或許是新手爸爸的經濟能力還不允許小寶貝的來臨。

爸爸以前不能體會那種無奈得要失去小生命的感覺,或許電視電影看的很多,或許身邊偶爾聽到類似案例,但爸爸並不能有感同身受的感覺,那一切似乎離爸爸還太遙遠。

現在爸爸媽媽有了你這個小寶貝。
雖然你還只是心跳著媽媽的心跳,呼吸著媽媽的呼吸,感覺著媽媽的感覺,好像跟爸爸還八竿子打不著。
但爸爸還是能夠體會,那種與未謀面的孩子生離死別的感覺。

2008年9月26日 星期五

[爸爸日記]08.09.22-打你

這篇文章的連結
爸爸的客戶跟我們說她老公從她女兒小時候到大三次打她女兒的經驗,如數家珍。
爸爸聽著她描述的內容,有一點擔心。
我們總是要面臨這一天的,對吧?

搞不好,你因為爸爸或是媽媽要你收玩具,你卻屢勸不聽,最後被我狠狠揍了一頓。
或是奶奶追著你滿街跑,為了要你多添一件衣服,還是要你吞下最後一口飯。
再大一點,你會不會像大雄一樣偷藏考零分的考試卷被發現而毒打一頓。
還是每個小朋友成長過程的必經之路,為了掩飾自己犯的錯而說的謊被戳破。

所以,你說呢?

[爸爸日記]08.09.21-頭暈

這篇文章的連結
媽媽跟爸爸說,她偶爾會頭暈,從過來大陸到現在已經兩次了。
可是一次是邊走路邊頭暈,所以忘了跟我說。
一次是坐著坐著突然就眼前這麼一黑,她覺得沒什麼好說的,怕爸爸擔心。

親愛的寶寶,你可以提醒提醒你親愛的媽媽一下嗎?
她的身體健康關係著你的身體健康,也關係著全家人的幸福,別這麼開自己玩笑了。

[爸爸日記]08.09.20-逐網路而居

這篇文章的連結
新家還沒有電話跟網路,因為社區的電話線不足,所以我們得等電信局的人來擴充線路了以後才能申裝電話。
然後是號稱依附在網路技術上的衛星電視,因為沒有網路的緣故,一樣沒輒。
所以我們也沒台灣的電視台可以看,只能看看悶到不行的當地電視台。

不過我們意外的發現在靠近花園的地方可以找的到不知道是哪個冤大頭的無線網路訊號。
而且越是往花園發展訊號就越是強烈。
於是我們的生活重心開始漸漸往窗台方向移動,大家都把筆電打了開來,就著那微弱的信號傻笑著。
再來是爺爺,他索性把筆電搬了到花園去,那邊的信號強度好到可以讓他看網路電視,據說有時候還可以讓奶奶看她的八點檔。

然後爸爸媽媽也跟著往外邊發展,畢竟一樣要開一個網頁,一點等十幾秒跟彈指間就到還是有程度上的差異的。

於是你會看到晚餐吃飽飯後,三台筆電在花園裡各自找了適當的角度同方向,本來給人坐的藤椅現在成了置放筆電最好的平台。

遊牧民族是逐水草而居,我們一家子則是逐網路而居。

2008年9月24日 星期三

[爸爸日記]08.09.19-新聞聯播

這篇文章的連結
爸爸看了爸爸工作的這個國家每天晚上七點每個台都得有的新聞聯播,覺得很有趣。

如果你每天別的電視節目都不看,淨看這個新聞聯播,你會覺得這個國家是如此美好。
全世界所有國家都臣服於這個國家。
這個國家政治廉明、百姓善良、科技進步、文化水準很高。

這個新聞說了很多事情,就是沒說到這個國家的騙子太多。

[爸爸日記]08.09.18-沾沾自喜

這篇文章的連結
媽媽煩死人了!
一整天就是躺在那邊,一會兒跟我說你在左邊,一會兒跟我說你在右邊,又過一會兒跟我說你在她肚子裡練拳擊。

難道你都沒有告訴她,那是我們倆個的祕密約定嗎?
我們秘密約定好了由你在媽媽肚子裡大肆作亂,幫爸爸報每天被媽媽使喚的仇。

媽媽還半點都不知道的沾沾自喜,一副好像胎動是只有她才有的專利似的。

2008年9月23日 星期二

[爸爸日記]08.09.17-大可以放心

這篇文章的連結
爸爸的一個上游供應商,同時也是爺爺的多年老友兼很照顧爸爸的一位長輩請爸爸跟媽媽吃飯。
他帶了他的太太一起前來。

兩夫妻從頭到尾都是由太太握有發言權,丈夫常常對於太太的發言都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樣子。
或是兩個人的想法很多時侯都是一模一樣的南轅北轍。
像是那位叔叔說很想帶著老婆到歐洲一起租輛車,開著車自助旅行;他說那是他人生的夢想。
不過他的太太對坐飛機的額度頂多就是三個小時,所以她去過的國家最遠就是日本東南亞。
換言之,老公最大的夢想對老婆來是這輩子是不可能的了。

感覺兩個人好像沒有一個地方是搭的上的。
不過你就是會在言談之中感覺到這對夫妻感情之深厚無法溢於言表。

爸爸看著他們兩個,想跟你說,你以後也不用擔心爸爸跟媽媽老了以後的相處問題。
大概也是你一句我一句兩個人吵的不可開交,不過卻又總是第一時間為著對方著想。
你還沒生出來就大可以放一百二十顆心的。

[爸爸日記]08.09.16-通病

這篇文章的連結
寶寶啊!寶寶!

我們國家的人常常有一種很奇怪的想法。
不聽政府勸告超抽地下水導致地層下陷,颱風天引發海水倒灌以後,再在電視上哭訴政府沒有好好照顧他們。
不顧山林保育亂種檳榔樹,下大雨造成土石流以後再抱怨政府救災不力。
不打地基卻把飯店蓋在河床旁邊,等被暴漲的河水沖垮了,還敢回過投來對政府說這本來就不能蓋的地方怎麼可以給他們蓋。

不過把格局放大到全世界,原來那是人類的通病。

[爸爸日記]08.09.15-心情大不同

這篇文章的連結
剛過來大陸的那個夜裡,新家熱鬧極了。
為了慶祝新居落成,爺爺奶奶邀請了很多人來家裡烤肉。

所以會看到爺爺奶奶忙進忙出的招呼客人,因為他們想要為新家衝衝人氣。
爸爸媽媽到處走走摸摸看看,因為這是我們第一次看到新家落成後的樣子。

有些賓客來,整晚大秀廚藝,儼然成了大廚師。
有些賓客來,是來感染中秋的氣氛,感染一份故鄉的味道。
有些賓客來,卻急急忙忙的想走,或是根本沒進入烤肉的氛圍,因為家裡可能有更重要的事等著。
有些賓客則純粹是熱心過人來的,從開始準備到最後收拾,甚至自掏腰包。

面對同一件事情,每個人的心情卻是可能十萬八千里的不一樣。

2008年9月19日 星期五

[爸爸日記]08.09.14-掏心掏肺

這篇文章的連結
在飛機上。

爸爸聽到媽媽說飛機餐的豬肉很嫩很好吃,於是裝的一副我不是很餓的樣兒,自顧自的吃白飯。
媽媽會把叉子伸過來那是肯定的了,不過爸爸還是刻意多留了幾塊給媽媽吃。
媽媽也老實不客氣的把嫩豬肉夾了個精光,津津有味的吃著。

爸爸這樣算是掏心掏肺的了嗎?

2008年9月17日 星期三

[兒時記趣]眉尾的疤

這篇文章的連結
小時候的我很蠢,也很喜歡到處亂跑。
偏偏自己的身體並不是很好,多跑兩步路肚子就會劇烈疼痛。
不過這並不會改變我愛到處亂跑的事實,我還是一樣喜歡很蠢的沒了命似的狂奔。

所以我的左邊眉尾多了一道疤。

那是在遇到鬼的保母家發生的事。
保母家是在一條小巷子的底部,對還沒上幼稚園的小鬼來說,從巷子底到巷子頭就是我世界觀的全部,而巷子裡兩排常常整齊排列的摩托車就是我的世界裡最複雜的地形。

有一次,好像是爸,在把我帶到保母家的時候,留了一只老鷹風箏給我玩。

於是我一個人試著到巷子上,想把風箏放起來玩,但又沒膽子放太高,總覺得放太高是爸爸的專利,那不是我這個年紀的小鬼該做的事。
所以我把線留長到約莫一公尺,那是我這個年紀的小鬼所被賦與的權力的極限。
扯著,扯著,只能飛到一公尺高的風箏嚴格說來,就是飛不起來的意思。
我在腦海裡苦苦思考著這個問題,爸爸是怎麼讓風箏穩穩的飛在半空中,好像不必使力似的。
好像一開始需要跑步對吧?
我的眼睛為之一亮,畢竟如果可以肆無忌憚的跑,還可以玩到風箏,何嘗不是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事不宜遲,我得趕緊試試。
我從保母家起跑,側著身,左手拿著捆成一團的風箏線,右手是留長一公尺的就著我的速度搖搖欲墜的風箏。
沒往下掉,看來這辦法好像還真有那一點道理。
於是我從原本的試探性的小跑步,改良成了沒了命發了狂似的狂奔。
壓根兒沒注意到就在巷子的中段,開始井然有序排著隊等我的,是一台又一台當年流行的野狼。
野狼的後頭不都有一個不鏽鋼製的,一般拿來置物,家裡孩子多時拿來裝小孩的鐵架子嗎?
就是那玩意兒在我全身灌注狂奔時硬邦邦的往我臉上招呼的。
那下肯定不小力,因為我只記得眼前一黑,再張開眼睛的時候,已經看到爸媽在跟胖胖的保母了解整件事情的狀況了。

我現在只要看到眉尾的這個疤,總會好奇當初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那麼個龐然大物會不動聲色的就往我臉上招呼過來。

2008年9月13日 星期六

[愛情]平價牛排

這篇文章的連結
因為午餐一直延續飽到晚上,所以我們倆都沒吃晚餐。
晚上九點多,一方面也是無聊,一方面也是怕豬豬純肚子餓,其實說穿了也是我自己肚子餓啦!
於是約了豬豬純出去晃晃。
一開始就講明了是沒有目的的晃,我們便刻意的繞了遠路,走了往龜山的路,快到龜山了再往回走三民路,經過一個跳蚤市場,經過桃園的小巨蛋,在右轉往虎頭山的紅綠燈等了大概五分鐘有。
邊騎車邊唱豬豬純最拿手的白痴歌,都是一些平常我們倆個沒有一起走過的路線。

三民路一邊騎,越來越靠近市區熱鬧的地方,我們對於再來要往哪個方向去沒個主意。
乾脆這麼辦,兩個人只要遇到紅綠燈就猜拳,我贏就左轉,豬豬純贏就右轉,至於兩個人平手,那就直走吧!
為了怕每次遇到紅綠燈都像兩個白痴一樣停下來猜拳,還特別加了一個遇到紅燈有機會再猜拳決定的規則。
沒想到不這麼講沒事,一講就老是遇不到紅燈,一路都是綠燈的讓兩個人就是想猜拳也找不到機會。
在三民路跟中正路口遇到了紅燈,總算給我們逮到機會了吧!
一、二、三,剪刀、石頭、布!豬豬純贏了,所以右轉。
我打心底覺得老天爺是故意的,右轉即是天堂,特別是對兩個肚子明顯都有點餓的人來說,要怎麼拒絕夜市的魅力呢?
果然,右轉進去約莫兩百公尺,左手邊出現了一間我家牛排。桃園的平價牛排我們也走跳了不少家,像是豬豬純愛的孫東寶,或是比較普羅大眾的貴族世家,還有夜市裡的不知名百元牛排。
我家牛排倒是我們小倆口第一次一起吃。
看了看營業時間,到十一點半;現在時間,十點。一個半小時的時間拿來吃牛排加沙拉吧我想是綽綽有餘吧!
我點了個我家牛排,豬豬純點了個我家豬排,總之重點都是沙拉吧還有鴨血之類的東西,來平價牛排店原本就不用想太多,追求的只是一種感覺,要想吃高檔的肉,也不必走進來了,是吧?
我就專心吃有點太鹹的鴨血加可樂,豬豬純就專心吃沙拉吧跟玉米濃湯;是不是那麼好吃同樣不是我們需要太過關心的事,那也不會是我們所注重的。
吃的有點半飽了,開始玩起手機裡的相機功能;才發現原來我威寶的便宜手機照相有那麼多附加功能,我用十五連拍幫豬豬純拍了一系列吃東西的蠢樣,還有一邊吃自己碗裡的東西,一邊眼睛還瞄服務生送給別桌客人的東西的超蠢樣。
然後,我吃起冰淇淋;豬豬純則是因為玉米濃湯給收到廚房而追著服務生到廚房給再要了一碗;當然,我也把這一切給記錄了下來。

或許,多年以後,真正讓我們回味的,不是多高級的餐廳,不是多好吃的料理;而是在小小的下著雨的夜晚,在不是那麼起眼的普通餐廳,兩個人一起胡鬧出的回憶。

[爸爸日記]08.09.13-不敢

這篇文章的連結
爸爸嘲笑媽媽自從懷了你以後,大腿變粗,屁股變大,連紝娠紋都提早跑出了幾條。
媽媽只是追著爸爸跑、笑,半點看不出來不開心。
爸爸問媽媽,人家不都說孕婦會有憂鬱症嗎?擔心體態改變,擔心吸引老公的條件本來就不多了,現在又硬生生的少了一條。

媽媽說:『你敢不愛我嗎?』

爸爸畢恭畢敬的回答:『不敢!』

2008年9月12日 星期五

[爸爸日記]08.09.12-咕嚕咕嚕的表情

這篇文章的連結
爸爸最近聽你的咕嚕咕嚕有著不同的感覺。
以前聽你的咕嚕咕嚕,只知道你正在媽媽的肚子裡動著,至於怎麼動法,爸爸完全只能憑想像你正在做著什麼動作。

現在就不同了。
自從醫生叔叔給爸爸看過你的影像之後,爸爸聽著你的咕嚕咕嚕,腦袋裡可有畫面了。

咕~嚕~咕~嚕~,這長的代表你正在慢慢的翻身,媽媽的肚子雖大,你可也是長的神速,好像位置有點不夠用了是不是?
咕嚕~咕嚕,這有點快的應該是你在踢腿了,媽媽一天到晚感覺到你在踢腿,爸爸也曾經目睹過你攻擊媽媽的肚皮幾次。
咕咕~咕咕,上次醫生拍你的時候你正巧在做這個動作,把手擺在頭旁邊,對著外面的世界招手、招手。
咕咕咕咕,你小巧的雙手正握緊著拳頭在媽媽的肚子裡揮擊;也好,讓你練練拳對你的肌肉發育可是很有幫助的喔!

2008年9月11日 星期四

[爸爸日記]08.09.11-哄你睡覺

這篇文章的連結
親愛的寶貝,爸爸要跟你說聲對不起!
因為爸爸竟然把第一次哄小寶寶睡覺的經驗獻給了別人而不是給了你。
不過你應該不會跟爸爸計較那麼多吧?
因為爸爸也不過是在預習以後跟你之間的互動關係。

而且你不覺得今天讓爸爸抱的那個哥哥超給爸爸面子的嗎?
才剛給爸爸抱上身而已,就給了爸爸一個香吻。
爸爸抱他搞不好還不到二十分鐘,他就給我睡的唏哩呼嚕不省人事的。

爸爸現在準備好要天天哄你睡覺了喔!如果媽媽要哄你睡覺盡管放聲大哭別理她,爸爸會來解救你的。

[爸爸日記]08.09.10-構造

這篇文章的連結
今天醫生伯伯給爸爸解說了你的構造。(很抱歉爸爸一直以為是醫生阿姨)
爸爸不是很懂每一個畫面,總之醫生伯伯說這是你的大腿就是大腿,說是你的腳底就是你的腳底,手臂就是手臂。
醫生伯伯口氣裡的權威感就是在跟爸爸說你就是相信我的就是了。

爸爸看得到的是你清楚的五官,還有擺在臉旁邊的小手。
媽媽說你是小小招財貓,手臂不停的在臉旁邊擺動著,真的像隻小小的招財貓一樣。

醫生伯伯從下面往上照,用滑鼠游標圈出來你的小雞雞,還指出一個地方說是你的睪丸。
嗯,說的爸爸都害臊了起來,醫生伯伯很壞,站在爸爸跟你同為男生的立場,我知道如果你可以發言,應該不想給醫生伯伯對你的第三點指指點點吧!

[爸爸日記]08.09.09-食物鏈

這篇文章的連結
寶寶跟媽媽,在食物鏈的最上層。

爸爸,在最下層。

[亂評]龍應台-目送

這篇文章的連結


龍應台寫她的父親、母親、兒子,寫她的人生感受。
特別推薦『如果』,寫她對父親的感情,那種如果一切能夠重來一次的情緒。

[爸爸日記]08.09.08-多愁善感

這篇文章的連結
爸爸媽媽今天跟另一個小朋友的媽媽吃飯。
去年的大約這個時候,那位媽媽捧著個肚子跟爸爸媽媽聚餐。
今年的這個時候,她的寶貝已經會哇啦哇啦;而你,也會在媽媽肚子裡咕嚕咕嚕了。

媽媽在吃飯的過程中講了一個小秘密。

在爸爸還沒回來台灣的一天晚上,媽媽在MSN上突然跟爸爸說她跌了一交,而且是重重的跌了一交。
爸爸自然把媽媽痛罵了一頓,罵媽媽怎麼那麼不小心,都要當媽媽的人了自己走路還不會多注意點。
爸爸不知道的是,當媽媽在電腦螢幕的那一頭辯解的同時,她也正在嚎啕大哭著。
媽媽覺得她被罵的很委屈,跌一跤自然不是她自己所希望的,她也很想要好好的照顧著你長大,跌了那一跤她自己也是擔心的很。

媽媽一邊說著這個小秘密,一邊眼眶兒又泛紅了起來。
爸爸問媽媽怎麼光這麼說都能哭?媽媽一邊笑著說她也不知道啊,她就是想到當時的情景就哭了。
都說了孕婦最多愁善感,沒想到坐對面的新手媽媽也是,聽著媽媽講這個小秘密,聽著聽著眼眶也微微濕潤了起來。

爸爸看著兩個媽媽,莞爾。

[爸爸日記]08.09.07-禮物

這篇文章的連結
爸爸買了一個還算貴重的禮物給媽媽,媽媽很開心。

媽媽所不知道的是,正在她肚子裡的你,對爸爸來說是比什麼都還要貴重的禮物。

[碎嘴]前後

這篇文章的連結
爸最近跟大家都處的不好,尤其是自從我把他的大部分工作都接手過來之後。

他變得無所事事,每天清晨打完球附近朋友逛完一圈之後已經接近中午了,或者甚至佔去了一部分中午吃飯時間。
然後回家之後開始跟媽大小聲,因為他可能在某個朋友家盛情難卻一起吃了飯,卻沒有跟家裡說一聲。
因為工作不再經過他那邊,所以他很喜歡把手機關機,電話都轉接到我這邊來,這麼一來工作上的電話自然全都轉到我這邊來,但我也會常常接到很多跟工作不相關的電話,爸的朋友之類的,我接起了電話,大家面面相覷,因為沒有人找得到他。

他開始堅持一些大家都覺得沒有必要的事。
像是買給客戶的水果,他會一邊說我們去買的地方比較好可以一顆一顆挑,不過有機會也可以去他說的大批發市場看看,雖然不能挑,但是數量比我們買的地方多很多。還說我們買的地方其實說穿了也是去他講的市場批發的。
我們不以為意,想說他也認同我們買的市場,那就無所謂。
不過事後他會念說我們就是都不聽他的,都不聽話。

他的腳有些不太方便,倒沒到瘸的程度,大概就是膝蓋像碗公一樣的那塊骨頭裡潤滑液比較少了,所以走起路來容易痛。
每次上下樓,他的腳步總特別慢,可卻好像也還不到要人攙扶的地步。
我有點不知所措,走他的前面怕他覺得他自己沒有用了,連走路都得走在那個以前常常坐在他肩膀上的人後邊,我想他的心裡應該覺得很難過。
要我走他的後面,又擔心他走起路來會有壓力,深怕他感覺是不是大家都在等著他一個人。
我只好每次都跑的老快,搶先一步回到家門口開門,裝做一副我只是想幫大家先開門的樣子。
天知道我其實是怕走在他身邊,前面也不是,後面也不是。
我還沒有做好攙扶他的心理準備,一方面是我還不願去承認他已經到了需要人攙扶的地步;另一方面,則是身為他的兒子的我,總得為他的尊嚴想想。

或許有一天,我會跟他說:『爸!還是讓我扶你吧!』
但我還是希望這一天不要那麼快到來。

2008年9月10日 星期三

[爸爸日記]08.09.06-陪著你長大

這篇文章的連結
寶貝啊!寶貝!
爸爸還是常常想起你的哥哥姊姊。
爸爸跟媽媽說,如果哥哥姊姊還在,你三歲以前,姊姊會是你最好的伴。
因為她會靜靜的陪著你,陪你睡覺陪你在地上打滾。
她會給你抱抱,甚至身體跟你硬擠,非逼得你不抱她不可。
你三歲以後,哥哥會是你最好的玩伴。
他有用不完的精力,爸爸以前每次陪他玩,都是爸爸先累。
他會眼睛盯著你跟你玩,你想要玩什麼他就陪你玩什麼。
你只要注意別讓他追著其他小狗滿街跑就好了。
他很溫柔,你如果看看他對他自己的小寶貝就知道。

世界上再也找不到像你哥哥姊姊一樣可以陪著你長大的小狗狗了。

[光怪陸離]蓮花路直擊(下)

這篇文章的連結
前情提要:
小台幹阿翔受人之託隻身到珠海蓮花路要幫人買手機。
感官卻在步行過程中受到相當大的聲光刺激。
在逃離了妙齡女子波濤胸湧的連續攻擊之後,揪~竟~,阿翔能不能在這場邪惡與正義的混戰之中全身而退呢?

在剛脫離了妙齡女子的魔掌之後,阿翔懷著戒慎恐懼的心情快步的想要離開這是非之地,深怕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遭受到穿著性感睡衣或是暴露內衣的女子攻擊。

但人算不如天算,天性單純的阿翔還是遭受到了另一次的成人禮式的洗禮。

小姐:『先生今天要不要帶我回家?我知道我長的不漂亮,不過我很認真努力的!我會很配合的!』如果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也看到這位小姐的長相的話,我想你也會認同她自己講的話。
單純的阿翔自然不懂得小姐話中的認真努力很配合是什麼意思,只好厚著臉皮把小姐問個仔細點。
『先生!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辦得到的!吹含吸舔摳都在我的服務範圍內。』小姐如是說。
『什麼?什麼?什麼東西吹含吸舔摳?』(好吧!我承認我視明知道什麼意思故意裝不懂)
小姐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一邊顧左右而言他,一邊把阿翔的手臂更用力的往自個兒胸口攬。

阿翔為了了解這個地方獨特的生態更多一點,便也百無禁忌的跟小姐聊了起來。
原來這條街上的小姐都是公定價格,每次都是兩百塊錢人民幣,兩次四百,以此類推。
如果要把小姐包過夜,那也是一口價一千塊人民幣吃到飽。
因為對這邊的小姐來說,一個晚上多做幾個客人好過只做到一個客人,所以都會刻意抬高過夜的價錢好嚇阻客人包過夜。
這小姐算是相當有誠意,眼見阿翔對她所說的高度配合與吹含吸舔摳似乎沒有很高的意願,便拿出她最大的誠意跟阿翔說:『不然兩百還包含開房間的房費!』
老實的阿祥心裡頭根本覺得兩百塊本來就應該包含房費,這樣根本沒有優惠到啊?

於是意願不高的阿翔卻又心軟的阿翔便繼續任由那位不漂亮的小姐胡鬧。
小姐跟阿翔說今天一定要做成這筆生意,不管阿翔要去那裡她都要跟阿翔跟到底。
不管阿翔是要吃東西、買手機、喝飲料,總之這位小姐是打定了主意要跟著阿翔,一直到阿翔把兩百塊掏出來。

就在兩人拉扯的過程中,一陣突乎其來的手機鈴聲打亂了小姐與阿翔的交涉。

只見小姐好整以暇的從胸前的夾縫中優雅的拿出手機,彷彿那隻手機原本就設定好該待在那兒的一樣。
原來是阿姨打電話來了,問她怎麼這個客人還沒擺平?如果這個客人擺不平就趕快找下一個吧!
『喔!原來妳們上面還有阿姨啊?而且阿姨都看得到妳們?』阿翔問道。
小姐說這條路上的所有小姐上面都有阿姨,有的阿姨帶兩三個小姐,有的阿姨帶五六個小姐,總之這邊小姐是不會單槍匹馬作戰的。
『那妳們每做成一筆生意要給阿姨多少錢啊?』
『嗯!每跟客人進去一次一小時就要給阿姨一百塊。』
所以一般做一個客人小姐自己實拿只有一百塊,而阿翔眼前的這一位還要自己負擔房費五十塊,也就是說實拿只有五十。

阿翔實在不忍想像這麼辛苦的賺皮肉錢,還得在大庭廣眾之下拉客,等於是昭告天下自己賺的錢得靠兩腿張開得來。
逼不得已稍微皺起眉頭低聲吼了小姐兩聲打發她走了。

[爸爸日記]08.09.05-學校

這篇文章的連結
媽媽問爸爸,以後如果能力許可的話會不會讓你讀私立學校?如果會的話,會給你讀哪一種的私立學校?是以升學為導向的,還是給你一個快快樂樂的童年。

爸爸想都不想的,說我想要給你一個快快樂樂的童年。

爸爸算是有還算快樂的童年的,小時候並沒有很沈重的升學壓力,不用補很多習,我沒有特別學什麼才藝。
每次放學回家就是在附近書局一屁股坐下來看書,只要我把學校功課完成了,就沒什麼太大問題。
國中讀過公立學校也讀過私立學校,所以爸爸還是會盡我的努力希望你可以在私立學校那比較好的氛圍當中學習。
至於成績好像就比較不需要當成一回事了。
爸爸到今天,看看身邊的朋友,發現收入好像跟學歷高低不一定是那麼一回事。
甚至,大家不見得就業就跟自己的所學相關。

如果你願意好好讀書,不是為了以後有多好的成就,而是為了喜歡,為了興趣,那爸爸會為我的寶貝感到驕傲。
如果你壓根兒不喜歡讀書,那爸爸也不會覺得這就有什麼好嚴重的。得知我幸,不得我命。
爸爸只希望你能快快樂樂的,腳步明確的認清楚你人生的方向,那也就夠了。

(旁邊傳來媽媽銳利的眼神,她可不會那麼簡單饒了你的學業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