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30日 星期五

[爸爸日記]10.07.31-玫瑰疹

這篇文章的連結


上個星期小胖突然莫名的發起高燒。
是很燒很燒的那種高燒,三十九度起跳的那種高燒。
但是臭小胖的胃口還是跟平常一樣好。
活動力還是跟平常一樣驚人,破壞力當然也是。

只是不停的發高燒,燒了又退,退了又燒。

帶到醫院,醫生的判斷是玫瑰疹。


原來玫瑰疹是一種好發於六個月到一歲半小朋友的疾病,屬於良性疾病,很少有併發症或後遺症。
主要症狀為發高燒,前三到四天就是發高燒,可以燒到三十九或四十度。
其他症狀或許伴隨著輕微的咳嗽,或輕微的流鼻涕,但都不會太嚴重。
也偶而會因為發燒發生抽筋,但也不會產生什麼後遺症。


身為父母能做的,就是盡可能的控制他的體溫。
使用冰枕外加退熱貼,還要三不五時幫他洗個溫水澡。
我們覺得像小胖這個大小的小朋友,使用退熱貼的效果比冰枕好的多。
因為他即使睡著了也不會乖乖躺在枕頭上睡覺,肯定是要給你滾來滾去才開心。
所以用退熱貼比較可以避免他因為皮而不能有效的降溫。
再搭配給他穿寬鬆一點的衣物,還有維持室內比較低的溫度。

還要加上了醫生開給小胖的退燒藥。

但即使這樣,還是很難讓他完全的不發燒。
到最後我們還是給醫院的護士塞了小胖的小屁屁一次幫他化學性的降溫。
很準時的,到了大概第四天的時候,不再發燒了。
伴隨著的是小胖的身體開始出現一點一點,玫瑰色的小紅點。
以出疹來說,我猜他應該算比較嚴重的。
手、腳、臉,包含整個背部都出現了大面積的小紅點。

但是食量還是一樣驚人,活動力、破壞力還是一樣可怕。


有說法是說每一個小朋友都會得一次玫瑰疹,得過就不會再得了,跟水痘一樣。
但我在網路上目前還沒有看到支持這個說法。
總之是個對小朋友沒有大礙的良性疾病,這點是可以確定的。

[業務經驗]像個男子漢正面迎戰吧!

這篇文章的連結
最近剛接到的一個案子。
洽談的過程都很順利,客戶也從頭到尾相信我談的內容,相信我要幫他們規劃的方案。
到目前為止,都是公司給我的,很完整的教育訓練的成果。


一直到要簽約的那一次拜訪,事情發生了一點點的變化。

老闆娘跟我說他們曾經因為申請了一個看護工進來,然後帶到工廠工作。
被外勞向勞工局申訴開罰,老闆個人被罰三萬,工廠被罰十五萬。

老闆的那個部分罰款已經繳清,工廠的部份則是用分期付款的方式正在繳納中。

申請外勞是這個樣子的,申請過程中必然會查核你是否有未結案的勞工相關糾紛,有就不會通過。
所以,在分期付款繳清前當然就不能申請外勞;而這客戶,還有十九個月的分期要繳。

老闆娘語帶玄機的跟我說:「有別家仲介跟我說這個可以解決耶!你也能解決的話這案子就是你的了。」

於是,這約就簽不了了。


回到公司,我趕緊跟公司的律師討論這個案子,是不是真有其他的解決方式。

律師提出了幾種可能性。

第一,是向縣政府提出每期都有準時繳款的證明,證明我們有還款的誠意。
第二,是先向縣政府簽切結,保證自己沒有違反勞工法令;然後,抓到再說。

總之,沒有一種可能性是可以不用繳就解決的。
這顯然跟老闆娘的期望不符。


於是我跟主管討論這個問題。
主管的建議是,痛痛快快的正面跟客戶對決吧!

最壞的情形是,客戶擺明了要你吸收這筆費用,那我們也沒有接這案子的必要。
或者是客戶想聽聽你的作法,再選擇看看案子要給哪一家。

最好的情形是,根本沒有什麼另一家仲介,客戶只是想看看能不能撈點好處罷了。

總之,我們公司能提供的服務就是這個樣子,就是不能付出我們不應該付出的成本。
如果要為了接到這個案子,而付出原本不該付出的成本,那就是個爛案子。
就算勉強犧牲利潤接了案子,後續還是會給你帶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於是我便上了戰場,到客戶那邊跟老闆娘正面對決去了。

我很清楚的跟老闆娘解釋了目前欠費的狀況跟所有可行的方案。
並說我們公司的律師團隊會再後續幫客戶盡最大的努力,但是並不保證成功。
然後再強調了一次我們公司可以提供給客戶的所有服務。

老闆娘仔細聽完以後,說:「所以該繳的還是要繳就對了啦!那也沒辦法。」

馬的,原來一切都是唬人的,根本沒什麼另一家仲介。


有時候,談案子就是要像個男子漢一樣的跟客戶正面對決。
把你的優點都攤在客戶面前,別理會客戶無理的要求。

2010年7月25日 星期日

[業務經驗]一樣米,百樣人

這篇文章的連結
有一個客戶跑了個外勞,有點線索了請我們去抓人。


事情的前因後果是這樣的。

有一個外勞因為工作表現不佳,雇主決定把它送回自己國家。
這種時候通常是外勞最容易逃跑的時間點。
因為對外勞來說逃跑是沒有任何法律責任的,甚至如果被抓到或出來自首後,原雇主都還要把未結清的薪水給外勞,再讓他回去。

所以對很多外勞來說就有了逃跑的原因。
如果可以逃跑去當非法外勞,賺不用繳稅的薪水。
等賺飽了想回去了再出來自首,原本的老闆還要把還沒給你的薪水付給你,那幹嘛不跑?

唯一會受到的處罰就是永遠不能再到台灣工作。
所以對自己知道以後能再來到台灣機會也很低的外勞來說,值得一試。


總之,這個越南勞工就是跑了。
而且,有人在外面接應他,照顧他後續逃跑的生活。

這人,是他的同事,是他的女朋友,台灣的女朋友,台灣人。
而且,這女生為了這個外勞,也同時把工作給辭掉了。


我們公司輾轉的從同事們的口中問到了一個男孩子的電話,說可能會有女生的下落。

打電話跟這個男生聯繫,原來,他是這個台灣女生的....原本的未婚夫。
因為這個男生在知道了事情前因後果後,說:
「難怪我前兩個禮拜跟她求婚,她還答應我;隔天,就又打電話跟我說我們不合,想分手。」

他答應幫我們找到這個外勞,交換條件是要幫他好好修理一下這個女孩子。
當然也不能說怎麼修理啦!
我們能做的也就是循著法律途徑,要求女生對窩藏逃跑外勞付出責任。


於是那天,男生打電話來說找到了女孩跟外勞出現在哪一個區域,請我們過去抓人。

我們到的時候,那個男生跟另外一個應該是他的『女性友人』正在車上注意著可疑狀況。
一個『女性友人』,坐在副駕,大腿抬的半天高,言語間還流露對女孩的醋意。
實在畫面一整個詭異到了極點。


但對我們來說,重點是如何趕緊抓到外勞,好向客戶交差。

那男生很堅持,女孩跟外勞一定在這個區域,今天沒抓到以後就不可能抓到了。
還跟我們強調,他前一天才去女孩的家裡,跟她的家人報告這些狀況。
女孩的家人的回答是:「如果她這樣過的好好的,那就讓她這樣吧!」
又是一個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回答。


但是對我們來說,重點是如何趕緊抓到外勞,好向客戶交差。

那塊區域,真的還滿大塊的,至少也有幾十個足球場那麼大。
充滿民宅、樹林、工寮,還有廢棄的房子跟貨櫃屋。
而且連到外面的道路四通八達,只要有心根本不會被人發現。
(現在我知道為什麼那麼多的逃犯抓不到了,真的是不知道從何找起。)


但是對我們來說,重點是如何趕緊抓到外勞,好像客戶交差。

於是在歷經一個多小時的沒頭蒼蠅亂找之後,那男生打電話來說,知道在哪一棟了。

他說的那一棟房子,是別家仲介業者為他們自己的外勞蓋的宿舍。
那男生很堅持的說:「他們一定在裡面,不信進去我打電話給她,手機一定會響。」

他都那麼堅持肯定的說了,我們也不想白白跑這一趟。
便央求人家讓我們進去找找看有沒有外勞的下落,還請人家調了監視器畫面。
什!麼!都!沒!有!

我們就這麼毫。無。任。何。收。獲的回去了。


對了!我有說了為什麼那個女生會跟外勞在一起嗎?

如果你也看過了女生原本的未婚夫,原來她喜歡的都是那一型的,怪不得她。
跟那男生一起來的『女性友人』,也長得很像瑪麗亞。

2010年7月19日 星期一

[爸爸日記]10.07.19-尿尿小童

這篇文章的連結

剛剛發生的一件事情,讓我覺得我親愛的寶貝臭小胖真的長大了。
(不是可以跟女友論及婚嫁的那種長大啦!)


下午帶臭小胖去跟朋友聊天吃飯,快回家的時候臭小胖就在尿布裡拉了一泡便便。
回到家當然就是趕緊帶小胖去廁所洗屁屁。

之前就聽他媽媽說,洗屁屁的時候可以叫他蹲下,他就會乖乖蹲下。(因為蹲下比較洗得到溝溝。)
這次是我帶著他到廁所洗屁屁。真的,給他一個口令,他就會乖乖蹲下給你洗溝溝。


說到上廁所,臭小胖會的遠遠超過如此。

現在夏天,天氣熱,我們盡量的不給小胖包尿布。

奶奶的作法,是每隔半個小時左右,帶他到外面水溝邊,把他抱起來,帶他尿尿。
(小朋友嘛!讓他自己站著尿尿怕他滴到鞋。)

爸爸在樓上的作法是,把他帶到廁所門口,脫他褲子。

「進去!」,他就乖乖的走進廁所。

「衣服拉起來!」,他會把他的衣服拉起來,因為我怕他水柱太強噴到。

「尿尿!」,會看到他開始用力,然後下體出現一道拋物線。

「出來!」,他用後退的倒退出來,只差不會先甩一甩了。

「踩踩!」,就是在廁所門口的腳踏墊上踩一踩,把腳底踩乾。

「去找媽媽穿褲子!」,最後搖搖擺擺的跑去找媽媽穿褲子。


不過他最厲害的,最可以被稱之為「尿尿界的莫札特」的,還遠厲害於此。

只要你沒有給他穿褲子,只要沒有穿褲子,不管是為了什麼沒有穿褲子。
不管是因為剛剛洗完澡,還是因為剛剛洗完屁股尿完尿。
總之只要他的下體涼涼的,他就給你尿尿。

他就給你尿尿。
不管是一滴,還是一泡,總之就是尿。

滴一滴也好。
然後,退一步海闊天空,看著自己的尿。

好像在告訴你,「ㄟ!是你沒有給我穿褲子的!光屁股的時候不就是要尿尿嗎?」


嗯!我覺得題目比較適合訂成「尿尿界的莫札特」。

這孩子對於尿,還真早熟。

2010年7月18日 星期日

[業務經驗]感恩的心

這篇文章的連結
前一陣子公司剛剛好重新裝潢完畢,公司邀請了很多配合很久的客戶前來參觀。
所以這兩三個禮拜以來,我們幾乎每天都要把地板用抹布仔細的擦過,地毯用吸塵器吸過。

然後接待客戶,兩排人站在電梯門口,用列隊歡迎的方式迎接客戶。

只看到我們副總鞠躬哈腰,亦步亦趨的跟在客戶身邊,詳細解說新辦公室的每一個細節。
然後左一句貴人右一句恩人,還要跟客戶強調能有今天都是客戶的幫助,感恩啊!感恩!

客戶參觀完了要離開,整個業務部的同事一起跟到電梯口跟客戶道別。
副總還會拉住電梯門對著客戶說:「離情依依啊!離情依依!」


這樣的流程一直重複了兩三個禮拜,每一次只要有客戶來副總都是一樣的款待。
到最後我根本都會背每次副總講話的內容了。

是到最近一次,一家國內相當大的食品場副理來拜訪。
副總還是照例的拿出最高規格全部演過一回。
等到客戶離開以後,電梯門一關起來,副總轉過來跟我們說:「這樣客戶算是永生難忘了!」

然後一邊走回辦公室一邊跟我們說:

「不管今天你當到什麼位置,在什麼高度,見到你的客戶還是應該想你當初認識他的時候一樣,是個初出茅廬的小業務。這就是業務員的基本態度!」


2010年7月11日 星期日

[爸爸日記]10.07.11-自己的看法

這篇文章的連結



在老婆補習班等她下課的空檔,看著公布欄上分享的教育小短文。
其中有一偏頗有趣的,卻也切中事實。


說聯合國出了一道題目,請全世界的小朋友作答
「對於其他國家糧食短缺的問題,你自己的看法是什麼?」

結果,沒有一個國家的小朋友會回答這個問題。

非洲的小朋友看完題目不知道什麼是「糧食」。
歐洲的小朋友看完題目不知道什麼是「短缺」。
美國的小朋友看完題目不知道什麼是「其他國家」。
亞洲的小朋友看完題目不知道什麼是「自己的看法」。


雖然我很懷疑這個題目的真實性。(非洲小朋友都沒東西吃了,怎麼會識字?)
但不得不說,這個結果敘述的很精準。

再反過來省思自己,會嚇出一身冷汗。
因為我也是亞洲的小朋友出身的。


上次在戴忠仁的演講聽到,台灣老師最常對學生下的指令是什麼?
答案是:「安靜!」
他說出這個答案的時候,在場的老師們都發出會心的一笑。

因為,那是事實。
我們的教育從來不鼓勵我們發言,從來不鼓勵我們有自己的想法。
甚至,幫每個學生準備好一個框架,照著父母師長的框架走就對了。


不過我很認真想我們對小小孩的教育。
當臭小胖剛學會講話的時候,我們都會鼓勵他多講話,講越多越好。

為什麼當他漸漸長大,我們卻會改變對他的態度,希望他越聽話越好呢?

因為大人覺得懶。
如果每個孩子都太有自己的想法,生兩個就有兩種教法,生三個就得準備三種。
一個班級三十個學生,老師就得準備三十種教法。

所以我們教孩子照我們講的做。
所以老師教孩子照老師講的做。
所以學校考試都考是非選擇填充,不考申論題這種麻煩的東西。


那我知道我應該怎麼教臭小胖了。

2010年7月7日 星期三

[爸爸日記]10.07.07-你的世界有爸;爸的世界有你

這篇文章的連結



兒子最近變得非常的膽小,稍微一點點聲音就可以把他嚇的半死。


前兩天,剛好遇到初一十五拜拜,隔壁的廟照例又是要放鞭炮。
而小胖,照慣例又是嚇的半死。

他尋求保護的方式就是就近抓起一個大人,死命的抱住。
這個人通常是媽媽的機會比較大。


那天,從一開始放鞭炮,他就衝到媽媽身上討抱抱。

然後媽媽帶著他到書房來給爸爸看這個膽小如鼠的小朋友。

剛好又放起了鞭炮。
小胖猛一個就轉過來跟爸爸要抱抱,而且是你不能不抱的那種。

爸爸邊笑邊把他一把抱起,出生的時候真是沒有在床底放一塊大石頭,膽不夠大。


他就這麼緊緊的抱著爸爸,緊緊的抱著,還偶而拍拍我的背,讓我也不要怕。

我也拍拍他的背,告訴他:「寶貝不要怕!你的世界有爸呀!」

再來只要又有鞭炮聲,他就更是緊緊抱著我,連做出一點點要放下的動作都不行,他都哭。


被這麼樣一個小肉體緊緊抱著,我覺得很幸福。

原來幸福就是,不只他的世界有我,我的世界也有他啊!

2010年7月4日 星期日

[愛情]來跳舞吧!

這篇文章的連結



自從回台灣,我跟老婆兩人開始分頭工作以後,就很少有機會能跟老婆單獨約會。
不,可以說是完全沒有機會。
就算兩個人都有空,也還有個臭小子隨時準備卡位在我們兩個中間。
(剛剛看了一下上一篇寫給老婆的文章,半年多以前的事了。)


親愛的老婆最近很愛在她晚上下班後,找我們父子倆一起騎摩托車出去逛逛。
沒做什麼,不一定要吃宵夜,總之就是騎摩托車出去晃晃。

問她:「現在是十一點半了耶!妳現在才想出去晃晃喔?」
她說:「就是想跟你們出去騎車晃晃嘛!不然在家也是看電視。」

她這麼說,本來已經想睡覺的我心就軟了。

想到以前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我們會晚上騎車到處亂晃,插科打渾。
可能騎20分鐘去吃一碗豆花,又或許是帶著狗兒子們去運動。

那個時候的老婆,每天都過的很快樂。

沒想到現在的我們,也套入了一個日常生活一成不變的模式。
每天上班下班、看看兒子、講幾句話、看點電視,然後倒頭睡覺。


我想到李察吉爾的那部片,「來跳舞吧!」
片子接近尾聲,李察吉爾西裝筆挺帶著一支鮮花到她老婆工作的百貨公司,邀請她老婆一起去參加跳舞教室的聚會。

兩夫妻可能從有了小孩子以後,過著十幾年一成不變的日子。
不再有瘋狂,不再有激情,當然也就不再會有感動。

不是感情不好,也不是對彼此沒有愛。
而是少了點點燃熱情的火苗。


晚上,多花點時間陪陪老婆吧!


順道一提,在找「來跳舞吧!」的圖片時,看到一個電影院員工的文字很有趣。

這片上映的時候問來看電影的客人都要問:「是要看『來跳舞吧!』嗎?」
一忙起來的時候,會被簡化成:「看來跳舞?」,更簡短:「來跳舞?」
就有一組客人聽到回答:「不是!是來看電影的!」

不過這部電影還不尷尬,更尷尬的是「偷情」、「誘惑我小媽」或「甜蜜的強暴我」。

片商取中文片名的時候不能考慮一下電影院員工的心情嗎?

2010年7月3日 星期六

[業務經驗]去?不去?

這篇文章的連結
昨天去了一家國內算是大廠的食品廠。
(或許以員工人數來說不算多大廠,但是知名度肯定夠。)

像這種有相當知名度的工廠,原則上公司不會讓我自己去,我也不敢自己一個人去。
是跟我同一組帶我的前輩陪我去。


很有趣的,前輩在去之前就跟我說了,這家的效益性不大,大概是去上課的。
(所謂的上課就是去教工廠一些法規法條,但是最後他還是不給你辦。)

老實說我也心知肚明。

在電話跟廠長談的時候,就感受不到他對於規劃外勞名額的急迫性。
他只是淡淡的說,看你今天幾點有空,來談談看啊!

這是什麼意思?意思就是說,你可以來談啊!不過我應該還是給現在配合的這家辦。


所以我們還是去了。
去了也像前輩預料的一樣,廠長對我們講的內容聽了沒多久,就開始問他想問的東西。
幸好有有耐心又夠專業的前輩跟我去。即使知道廠長故意的,還是耐心解答。

從工廠離開的時候,前輩就說:「我就說吧!來上課的!」

是的。我也知道今天是來上課的。
我也知道站在公司的角度,會說今天的拜訪是沒有意義沒有效益性的。

但我還是會去。
這部份是我爸爸教我的。

不管你想打入的客戶跟原本的仲介關係有多麼的穩固,都還是有切入的機會。
人跟人的關係沒有絕對的,都是有可能產生變化的。

我們能做的,就是現在留下一個契機,即使很微小也無所謂。

去了,就是有機會,即使是在還看不見的未來;不去,那就什麼都沒有。

2010年7月1日 星期四

[業務經驗]Don't Do Evil

這篇文章的連結
今天跑了兩個客戶。
都不是要去收件的。
一個是已經讓我收了件,今天拿件去退給老闆。
一個是去了以後發現這件不能收,所以直接跟老闆表明立場。


事情是這樣的,因應年底的選舉,最近政府自然是對外勞這種東西感到很感冒。
因為每引進一個外勞,就代表會有一個本國勞工會失業。
(雖然事實不是如此,但是一般民眾就是這麼認為。)

所以就業服務站對一些外勞申請條件的審查就變得特別嚴格。

雇主違法使用被抓到,第一步先是會被收回外勞名額,然後就是面臨鉅額罰緩。

對我們業務原來說有什麼損失,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獎金總是已經落袋了。


我今天還是拒絕了兩個客戶的委託,即使我缺業績缺的很緊。

對兩個老闆的解釋我也是說的很清楚。
我不希望今天我硬是幫廠商辦了外籍勞工,我領了獎金,雇主卻被取消名額,還要被罰錢。
那不是我當業務的目的。

我在面試進這家公司的時候就把目標說的很明確,我想要得到人脈跟金錢。

人脈是擺在金錢前面的。

所以我堅持,不做邪惡的事。

不能做違背我良心的事。

我今天跟被我退了件的老闆說的很老實,我希望我跟每一個客戶之間的關係都是長長久久的。

要想關係長長久久,那我就得老實。

老實面對客戶的每一個問題,老實跟客戶解說每一個會出現的問題。

今天或許我沒有幫你辦,你不會感謝我。
但我不希望有一天你被政府抓到非法使用,你反過來怨恨我。

客戶的關係經營的長久,轉介紹才會自然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