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5日 星期五

[爸爸日記]11.02.25-二

這篇文章的連結



其實小胖現在已經可以數到四了,但我實在很喜歡他只會數二的時候。



大概是他快滿兩歲的一兩個月前開始,媽媽很努力的教他他已經快兩歲的這個事實。


媽媽:「寶貝幾歲?要說『兩歲!』」

然後小胖就會伸出三根手指頭說:「兩歲」。


有一陣子只要拍照媽媽都會問小胖幾歲,想讓他比出「耶」的手勢。

小胖也沒有一次例外的,伸出三根手指頭說:「兩歲」。



不過真正好玩的是問他什麼東西有幾個。


「小胖有幾個耳朵?」「兩個!」

「喔!好棒喔!」爸爸媽媽在旁邊拍拍手,小胖也給自己拍拍手。


「小胖有幾個眼睛?」「兩個!」

「喔!好棒喔!」爸爸媽媽在旁邊拍拍手,小胖也給自己拍拍手。


「那小胖有幾個鼻子?」「兩個!」

「不對!是一個!」爸爸媽媽糾正。

小胖再回答:「兩個!」然後也給自己拍拍手。



好!那算了!


「小胖有幾個爸爸?」「兩個!」小胖說。

媽媽馬上瞪著爸爸說:「你最好是給我解釋清楚!」


「那小胖有幾個媽媽?」爸爸趕緊轉移話題。

「兩個!」小胖如是說。


哈哈哈!所以爸爸跟媽媽是半斤八兩啦!



那再問小胖:「小胖有幾個女朋友?」

「兩個!」小胖說。


「哪兩個?」爸爸媽媽實在很好奇是哪兩個?

如果喇過舌的都算,那應該遠遠超過兩個才對啊!


「兩個!」小胖還是這麼言簡意賅。


大抵是說,你們管我是哪兩個,我也很頭痛應該選哪兩個啦!

2011年2月24日 星期四

[碎嘴]台菲個人意見

這篇文章的連結

我通常很少在部落格上談關於政治的事,雖然平常我個人對政治多少有點關心。

不過這次台灣政府跟菲律賓之間的紛爭,讓我有點話想說。



這整件事情發展到現在,菲律賓的背後有沒有別的國家給他撐腰?我相信是有的。


但整件事情,就我原先的推論,外交上應該會怎麼落幕?


菲律賓派特使過來,針對這整件事件處理上的「瑕疵」表達歉意。

並不是針對沒有把台灣看成獨立國家而道歉,而是針對事件處理的瑕疵道歉。


這樣一來,菲律賓對他的邦交國有了交代。

他並沒有違反一個中國的基本原則。


台灣政府對台灣人民也有了交代。

菲律賓有針對這件事情給了我們一個道歉。



現在,在菲律賓特使還沒道歉以前,我們的行政院長就說了「道歉是必要條件」。

菲律賓怎麼下台?


倒了歉,就等於承認台灣跟中國是不一樣的兩個國家。

外交上,失去了斡旋模糊解釋的空間。


斟酌國際情勢,菲律賓要選擇得罪台灣政府還是中國政府?

要選擇得罪邦交國,而且是正在逐漸強大的強權。

還是要得罪沒有邦交,國際上沒幾個國家承認,在這邊工作的工人也不過佔百分之一。


答案顯然再明顯不過。

2011年2月19日 星期六

[業務.開發]業務開發的高爾夫球理論

這篇文章的連結



昨天晚上跟老同學們去高爾夫球練習廠揮桿。

我打的很爛,現在還停留在七號鐵杆的境界,一百顆練習球大概就十幾顆真的能夠打到阿達力。


我在每一次揮杆的動作,以及看著小白球滾過腳邊不遠處的過程中,悟出兩個跟業務開發有關的道理,稍微整理一下。



第一,成功率不高,那就數量取勝。


因為我球打的不好,所以打中球心讓球照我想的方位跑的機率大概10%。

如果我今天想要打好20顆球,就代表我需要準備200顆練習球。


同樣的道理放在業務開發上。

因為我電話開發成功的機率很低,可能只有1%。

所以如果我想要每天成功一家,反推回去就是要打100通開發電話。


如果成功的機率不高,想達成目標,就要更大量的開發。



第二,每一次的失敗,都要檢討失敗的原因。


我球雖然打的不好,但高爾夫球從來就是一顆一顆打,一杆一杆揮的運動。


每一杆揮出去,每一球打出去,都要回過頭來想,剛剛揮杆的動作哪邊做的不完全?

球往右偏?往左偏?還是根本就從地上滾過去?

是握杆太短?太長?還是揮杆的動作沒形成一個完成的圓?

或者根本剛剛沒有專注在球上,沒有好好瞄準想要瞄準的地方?


業務開發也是一樣。

每一通電話打完,有沒有檢討剛剛內容什麼地方講的不好?

有沒有什麼該問的資訊沒問到?有沒有什麼該回答的沒回答好?

客戶為什麼最後會不想跟你講,掛掉電話?

下次遇到類似的情形,有沒有能力解決問題?



最後,分享一個最近公司很強調的觀念。


努力,是通往成功的道路;但努力,不一定會成功。

努力,加上對的方式,才是成功的不二方程式。

2011年2月16日 星期三

[業務.開發]安全感與信任感來自專業

這篇文章的連結

最近接到一家介紹來的客戶,有點意思。



客戶原本就有仲介公司在服務。

仲介公司沒什麼大問題,該服務的都有服務,該做的也都有在規劃。

唯一可能就是規模太小,如果遇到什麼問題大概沒能力處理。


因為剛好人事部門負責的人員換過,對原本的仲介沒特別感情,所以給了我一個機會。

透過介紹人的推薦,這客戶的承辦人員對我們算是十分的信任。


這案子接的運氣。

不免讓我想,如果今天是我的客戶碰到相同的情形呢?

如果是我的客戶,同樣的換了承辦人員,同樣的在介紹的情形下接觸了另一家仲介公司呢?

新的承辦人員,新的氣象,固有的關係,舊有的信任不復存在,該怎麼辦?



喔給!所以,回到問題的最根本,為什麼能夠得到客戶的轉介紹?

是因為我們用專業跟態度,處理了客戶許多一般仲介處理不了的問題。

否則,能有誰那麼厲害,知道哪一家公司換了承辦人員,所以有機可乘呢?



上個星期,北上召開業務大會。

會議中,不少同事針對如何得到轉介紹詢問資深業務的意見?

大老闆最後下了一個很重要的結論,「專業」。


身為一個業務員,要能拿到案子,最重要的是給客戶「安全感」跟「信任感」。

而安全感跟信任感正來自於當客戶有問題時,業務員能不能以自身的專業,完成客戶交付的任務。

當客戶正在考慮案子要不要交給你時,業務員能不能用專業回答客戶心中所有不能確定的疑問?


這些,都不是拍胸脯做保證就可以做得到的事。


業務員能不能依自身的專業給客戶最可靠的規劃?而不是一味的浮誇。

業務員能不能依自身的專業給客戶最實在的建議?而不是一味的保證。


值得深思。

2011年2月5日 星期六

[爸爸日記]11.02.05-狗腿臭小胖!

這篇文章的連結



小胖最近話越說越多,就會越來越發現他是一個很狗腿的小孩。



每次晚上,當我跟他正在床上翻雲覆雨的時候,我總很喜歡搔他肚子或下巴癢癢。

他會一邊「哎呀!哎呀!」的慘叫,一邊推開我說「過企點!過企點!」


我總愛趁這個時候問他:「你比較愛爸爸還是愛媽媽?」

小鬼靈精雙眼不敢看我,從齒縫漏出一句:「愛媽媽!」


然後免不了又是一陣嚴刑拷打,弄的他不停的吱吱叫。


再問他:「說!你比較愛爸爸還是愛媽媽?」,然後手stand by在他的腰間。

他會抿著嘴唇,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樣子說:「愛爸爸!」


這時在旁邊觀察很久的媽媽會加入戰局,問他:「你比較愛爸爸還是愛媽媽?」

又看到臭小胖強忍住笑說:「愛媽媽!」


然後就是爸爸又一陣的嚴刑拷打,反覆逼問他正確答案。


這件事好像跟他狗腿沒什麼關係,不過很可愛倒是。


其實我想說的是他會見什麼人說什麼話。

爸爸問他最愛誰,他就回答爸爸;媽媽問他最愛誰,他就說媽媽。


之前阿嬤問他最愛誰,他說阿嬤。

阿嬤開心的叫他去給阿公問。

阿公問他:「寶貝最愛誰?」他馬上回答:「阿公!」



前幾天我買了一盒大盒的樂高,給他當過年的玩具的。


一回到家,看到他正在騎著腳踏車滿場跑,玩得不亦樂乎。

我搖搖手上的玩具,對著他說:「小胖!這是什麼?」

他一看到馬上衝過來說:「玩具!」


我說:「玩具是誰的?」他也很快的反應:「玩具寶貝的。」


我蹲在地上,給他看樂高的包裝。

這小子居然像酒店小姐一樣一屁股坐在我的大腿,還色色的在我身上磨蹭。


我說:「這玩具是誰的?」;他說:「玩具寶貝的。」


我說:「想不想要玩具?」;他說:「好!」


我說:「那你要跟爸爸說什麼?」

他說:「拜託!」「求求你~」


我說:「還有呢?」然後噘起我的嘴。

他眼睛盯著樂高慢慢的溫柔的靠過來,深情的跟我嗯啊~



昨天晚上,一個朋友來家裡坐坐。

小胖最近沒有以前那麼大方了,看到不認識的人比較會躲在爸爸媽媽後面裝害羞。

所以看到叔叔除了打招呼叫聲叔叔,就躲到媽媽的大腿後面了。


媽媽問他:「要不要過去跟叔叔抱抱?跟叔叔親一個?」

他也只敢躲在媽媽大腿後面偷看。


叔叔把要給他的孔雀桶拿了出來,說:「想不想吃餅乾?」

小胖說:「要!」


「過來給叔叔抱抱!」

他馬上三步併作兩步跑到叔叔旁邊坐檯,一屁股坐在叔叔大腿上。

又是抱抱,又是躺躺,又是拍拍的,當然還免不了要嗯啊一個。

但眼神卻是從來沒離開過孔雀桶。


叔叔把孔雀桶拿給他,他馬上轉檯回到媽媽身邊纏著媽媽開給他吃。

無論叔叔講幾次抱抱,他連理都不理。


直到媽媽把孔雀桶拿還給叔叔,請叔叔開給小胖吃。

他才又趕緊過去對著人家又親又摟的,好不熱情。


等到餅乾也開了,也塞進他的嘴裡了;一溜煙的騎了腳踏車就走,連個唉瞎子也沒有。


現實的小狗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