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30日 星期六

[業務經驗]失之交臂的遺憾

這篇文章的連結
兩個禮拜前電話開發到了一個客戶。
我問:「老闆,你想不想增加外勞?」
老闆:「想!」
問明了工廠條件,我問他:「再不增加負擔的狀況下,可以幫你增加外勞,你考不考慮?」
老闆:「好!」

於是我就過去拜訪了。

拜訪的過程非常順利,沒有問題,聊天的時間比講案子的時間還多。
老闆也很快的準備了我需要的文件給我,除了放在會計師那邊的文件。
一般來說,我們是會請會計師傳真或我們親自去會計師事務所那邊拿。
沒想到會計師那麼好,說東西不少,要整理好以後寄到我們公司給我。

順到不行的案子。

我也沒多想什麼,跟老闆約定了等我收到會計師的資料再來簽約。
我竟也沒有特別追會計師,過了兩天會計師才把我要的資料以「平信」寄出。
(教訓就是,做這事對他沒好處賺不到錢他當然不急。還平信勒!)

等我真正收到資料,已經是一個禮拜之後的事了。
馬上跟老闆聯絡,事情已經產生變化。
老闆說他原本的仲介隔天會去找他,是不是也聽聽看原本的仲介怎麼說?

我馬上、立刻衝過去再試圖跟老闆談一次,希望能立刻簽約。
老闆說,如果舊仲介的作法比我的差就跟我簽約。
「如果講的內容跟我講的差不多呢?」我問。
老闆回答:「應該不會吧!上次他跟我講的也不清不楚的,他自己好像都不很了解。」

講到這邊大概知道這個案子完了。
你自己說他不可能比我的好,還不跟我簽,完了。

不出我所料,隔天老闆的回覆就是他要給舊仲介送件。

自我檢討:如果我當下跟會計師說我去拿資料,可能隔天就把約簽好了,免得夜長夢多。


過沒兩天,我又碰到一樣的狀況,電話開發的客戶。

我問:「老闆,你想不想增加外勞?」
老闆:「想!」
問明了工廠條件,我問他:「再不增加負擔的狀況下,可以幫你增加外勞,你考不考慮?」
老闆:「好!」

於是我就過去拜訪了。

拜訪的過程非常順利,沒有問題,聊天的時間比講案子的時間還多。
老闆也很快的準備了我需要的文件給我,除了放在會計師那邊的文件。

我這次學聰明了。
馬上請老闆跟會計師聯絡,把我需要的文件全部傳到我們公司給我。
我立刻請在公司的同事幫我確認有沒有收到文件。

不過再隔了一天,我就帶著規劃好的文件跟合約書到老闆那邊給他過目。


購買任何東西,大部分時候需要的是一股衝動。
對業務員來說重要的是如何在客戶那股衝動未消失前趕快讓顧客下決定。

2010年10月24日 星期日

[碎嘴]豐原客運司機

這篇文章的連結

雖然這件事我已經打了申訴電話給豐原客運,而且得到一個還算滿意的結論,但我還是覺得寫出來並不過份。



事情是這個樣子的。


今天要到台中看表演工作坊的「快樂不用學」,跟好朋友約了兩點到台中中山堂。

因為行前就決定要用火車加台中市的免費公車前往,所以我提早到十二點半就出發,一點就到台中了。

就是希望可以從容的到達目的地。


是先就透過網路查好了公車路線圖跟時間,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所以我直接到了後火車站的公車站牌,站到我所「認定」的,應該是前往中山堂的方向。

也等沒多久了的就上了車,到目前為止一切都還算順利。


上了車以後,車先繞到太平,我也不覺有異狀,畢竟我從來沒坐過這班公車。

一直到車上的人越來越少,只剩下我跟前面兩個阿婆。

車上的跑馬燈還秀出「下一站勤益科技大學」的字樣,我才覺得怪怪的。


不對啊!如果我記得沒錯,勤益應該是倒數第二站了啊!

下一站就是終點,那中山堂在哪裡?


合理推測我是搭錯方向了。

當下倒也覺得還好,畢竟都倒數第二站了,現在急忙下車也沒多大意義。


坐到最後一站,什麼藝文中心的,等前面兩個阿婆下車後,我也走到司機旁邊去。

「請問一下,我坐錯方向了,這台車會不會再開回去?」我問。

這樣問應該沒什麼問題吧?我坐錯方向了,現在想要坐回去,這樣問沒錯吧?

誰知道司機回答我:「你自己看著辦!」


傻眼!什麼叫做自己看著辦?

司機又很快的,真的不唬人很兇的對我說:「快點下車,後面還有人要上車!」

我看了一下,的確是有大約四五個人等著上車沒錯。

我又問:「那請問這台車會不會開原路線回去?」

他很快的回答了我:「不會!」


我只好摸摸鼻子悻悻然的下了車。



其實我已經很火了。

下了車我馬上回身記下司機的名字,馬上查了豐原客運的申訴專線。

還順便問了一下在我前面下車的兩個阿婆我要怎麼搭回去?

她們給我的答案是,等下一班車過來,大概就再十幾分鐘。


打了電話給豐原客運的申訴,這個環節表現不錯。

小姐的聲音好聽,態度也很好,一聽到「你自己看著辦」也猛搖頭(她的聲音聽起來像正在搖頭)。

只不過,如果司機可以表現好一點,不就不用這樣被申訴了嗎?


我還特別問了小姐,你們的車到終點後不會原路線開回去嗎?

小姐的回答是,一般是都會原路線開回去,但是他可能是時間還沒到先道別的地方休息,所以跟你這樣講。

這個緩頰的理由其實我可以接受,更何況小姐態度很好。

但是那在我後面上車的人是怎麼回事?!?!?!?!?!

這邊不是終點站了嗎?????


好你的梁X仲!我氣到連名字都記不得了啦!

[爸爸日記]10.10.24-臭小胖與咩咩咩

這篇文章的連結



今天早上,小胖突然一個翻身睡到爸爸身上來,把爸爸抱的緊緊緊。

爸爸很開心。

不過,爸爸跟小胖之間照例有個電燈泡,小胖的咩咩咩。



說來奇怪,好好一個一歲九個月的大男人,卻超愛這些毛茸茸的絨毛玩具。


大概從他會自己放手走路開始,他對絨毛玩具的喜愛就非常明顯從日常生活中看得出來。


他最先喜歡的是海綿寶寶,一個阿姨帶小胖去墊腳石逛的時候,說小胖上了二樓第一件是就是衝到海綿寶寶前面大喊:「海寶寶!」


阿姨笑說小胖很賊,懂得挑最大隻的。

其實是阿姨誤會了啦!小胖只是要告訴大人說,這邊有海寶寶,不是要纏著你買給他的。


接下來的那段時間,小胖睡覺就是一定要抱著他的海寶寶。


直到那一天....



那天好像是要準備北上回娘家,我們下午先抽空到中友百貨逛。

帶小胖到遊樂場還有玩具部門,他堅持每一台電動車都得坐過一輪才行。


經過絨毛玩具櫃位的時候,小胖的腳給黏住了。

他看上了放在門口的一隻巨大泰迪熊,比他還大的一隻泰迪熊。

他很溫柔的、輕輕的、紳是的抱住泰迪熊,把肉體奉獻給他,頭輕輕的靠上去。

然後凝視著熊寶寶的眼睛,深情的把小嘴兒嘟上去,「嗯啊~」


連旁邊剛好經過的陸客們,也忍不住停下來觀賞這活春宮秀。

只聽到他們用廣東話一直說:「這小朋友好可愛,對著這娃娃好溫柔好溫柔。」


要知道這時候身為爸爸媽媽的我們,大概沒有什麼事情能比這更令人感到驕傲了啊!

為國爭光啊!小胖!



然後是媽媽忍不住的,忍不住要幫小胖物色一個新夥伴。


因為那隻比他大隻的泰迪熊真的很大隻,根據體積價格比定律,超過媽媽預算太多,所以不能考慮。


挑來挑去,挑中一隻跟小胖的上半身差不多一樣大的羊咩咩。

我們是很開明的父母,要給小胖的東西一定會問過他的意見,所以先問他了喜不喜歡?

他沒說喜不喜歡,只是緊緊把羊咩咩抱住。

那就算你默許了吧!


回家後小胖很快的把海綿寶寶請進了他的夏宮,阿公阿嬤的房間,他睡午覺的地方。

把羊咩咩請進了正宮,爸爸媽媽的房間,晚上睡大覺的地方。



臭小胖真的很愛他的咩咩咩。


睡覺的時候一定要有咩咩咩,在樓上喝奶奶的時候一定要抱著咩咩咩。

睡醒了,第一件事情也是找咩咩咩;剛洗完屁股洗完澡回到房間也是先找咩咩咩纏綿。



說說臭小胖都是怎麼抱咩咩咩的,才能形容他有多愛咩咩咩。


他堅持一定要抱的是咩咩咩的正面,把咩咩咩的手打開,也環抱著他。

所以是他跟咩咩咩相擁而眠,是他們互相意愛,而不是小胖自作多情。


喝奶奶的時候,先把咩咩咩抱好再拿奶瓶,把咩咩咩偏開一點點,露出口鼻能夠呼吸跟喝奶也就夠了。


睡覺的時候,也是先把咩咩咩抱好,抱在胸前抱的好好的,才能睡覺。

他還沒睡著以前,不管再床上怎麼翻滾,總是會騰出一隻手來抱緊咩咩咩,維持正面相戀的狀態。


這個可以幫他報名什麼電視冠軍之類的嗎?


2010年10月23日 星期六

[業務經驗]場域-凝

這篇文章的連結



最近公司重新分配了每個同事開發的區域。
因為有同事跨界開發到了別人的區域,這對開發來說是有不好的地方的。

舉例來說,如果我今天剛打過這家客戶,明天又有另一個同事也打了同一家,是不是在客戶的感覺上就不太好?

為甚麼會有跨界開發這種狀況發生呢?大抵是因為對自己開發的區域覺得沒有開發效益了,想換換手氣。


不過重新劃定開發區域這事,讓我有點不一樣的想法,就是「凝」。

對!就是富姦的漫畫「獵人」裡提到的「凝」。

所謂的「凝」,其實就是場域的概念。
所謂的場域,就是你的絕對領域。
修煉者可以清楚掌握自己絕對領域裡的任何風吹草動,一旦有任何入侵者,也能第一時間察覺。
透過修煉,則可以進一步擴大你的絕對領域,加大防守範圍。


把「凝」的概念套到業務的開發上,就是你的開發區域。

找到你能加以施力的一個起點,修煉(開發),逐漸擴大你的絕對領域。
要對絕對領域裡的一切都聊若指掌。

是你的客戶要了解;不是你的客戶也要了解。
八卦要了解,連哪一家餐廳好吃,哪一個景點好玩也要了解。

大從哪一家工廠要遷廠蓋新廠,小至哪一個老闆的小孩最近一次月考考幾分,都是修煉的範圍。

我在Appleseed身上學到管理通訊錄的方法也派上用場。
在絕對領域裡吃過的餐廳在哪裡?價位多少?這是基本功。
要了解餐廳有哪幾道菜好吃,你的哪一個客戶又喜歡吃哪一道料理,才是王道。


這,就是業務員的場域。

有一個業務主管說得好。
當他開車快到他開發的主戰場時,他跟隨行的業務員說:「有看到那邊的天空嗎?」
「那片天空底下,是我的天下!」

這不是狂,這是絕對領域。

2010年10月18日 星期一

[亂評]心靈地圖-愛

這篇文章的連結


接續上半部的分享,下半部我們要來討論關於「愛」。



首先要為愛下一個定義。

所謂的愛,就是為了滋長個人和心靈的成長,一種發乎真誠意願的行動。

不但需要努力,也要有勇氣作後盾。

除了持續投入奉獻外,更需要運用智慧。


Ariel覺得,愛是能夠讓對方成長的行動。

Mag認為,愛是沒有道裡可循的,真正的愛同時也是不求回報的。

Cory更以讀書會書友們為例,解釋愛的定義。

愛(讀書會)是為了滋長個人和他人(書友們)心靈成長,一種發乎真誠意願的行動。

不但需要努力(讀書),也要有勇氣(每個月至少一本書)作後盾。

除了持續投入奉獻(每個月)外,更需要運用智慧(思考)。



而後我們討論到愛的迷失,也就是墜入情網是不是等於愛?


David以母親與孩子為例解釋「愛是意識與潛意識能夠相符合」。

一個母親可能意識上認為她因為愛自己的孩子,而選擇接送孩子上下課。

但其實潛意識裡,她其實愛的是她自己,她是害怕孩子受傷危險而讓自己感到難過。

真正對孩子好的,該是讓孩子自己有成長的機會。

這,就是意識與潛意識不相符合。


所以我們約略討論出愛的五種要素。

第一,當事人意識與潛意識是否相符?

第二,愛是一種週而復始的過程。

第三,要愛自己,更要愛別人。

第四,愛是不斷的努力。

第五,愛是行動,愛是基於自我意願的行動。


在談到自我犧牲的部份,Yu-ying提供了一個小故事分享。

一個被打的妻子可能忍受毆打是為了事後老公的疼愛。


那麼再進一步討論什麼是愛呢?

大家更加討論了付出關懷的部份,也就是傾聽。

Cory說到跟太太的相處,說到身為丈夫(另一半),就是應該當另一半的垃圾桶。

David更提出了資源回收桶的概念,認為身為另一半不只應該是對方的垃圾桶,還應該是對方的「資源回收桶」。

除了要當對方傾吐心聲的對象之外,還要能從對方的談話內容中找出值得討論的部份,互相成長,點石成金。



最後,分享一篇詩人紀伯侖的詩。


你的孩子並不是你的。

他們是「生命」的子與女,產生於「生命」對它自身的渴慕。

他們經你而生,卻不是你所造生,

雖然他們與你同在,却不屬於你。


你可以給他們你的愛,却不是你的思想。

因為他們有著他們自己的思想。

你可以供他們的身體以安居之所,卻不可錮範他們的靈魂,

因為他們的靈魂居住的明日之屋,甚至在你的夢中你亦無法探訪。

你可以奮力以求與他們相像,但不要設法使他們肖似你。

因為生命不能回溯,也不滯戀昨日。


你是一具弓,你的子女好比有生命的箭借你而送向前方。

射手看見了在無限的路程上的標記,而用他的膂力彎曲了你,

以便他的箭能射的快而遠。

愉悅的屈服在他的手中吧。

因為正如他愛那飛馳的箭,同樣的他也愛那強固的弓。



Cory說:「天空有多大,鳥就能飛多遠。」

2010年10月15日 星期五

[業務經驗]使命感與大牛蛙

這篇文章的連結



想講兩件事,都跟同一個客戶有關。


最近我的第一個進外勞的客戶進工人了。
既然是我的第一次進工人,對我來說自然是很重要。
我跟著外勞還有服務部的同事一起到了客戶那邊作外勞入境服務,還帶著外勞到工廠到處看環境。
看著外勞一臉茫然的表情,告訴他這就是他未來三年工作的地方,好好作就可以賺到錢。

我突然感覺我的工作其實有多麼神聖。

幫助客戶解決工廠員工短缺的問題,讓客戶可以接更多的訂單而不用擔心趕不出來。
更重要的是,幫助外籍勞工在台灣找到一個好雇主,讓他可以賺到更多的錢,光榮回家鄉。

我在外勞的眼中,看到了對未來收入的希望,那是我的責任。

業務員,應該要找到這麼樣的一份使命感。


但這個客戶同時也是第一次使用外勞,以前從來沒用過。
在他的感覺裡,外勞過來應該就要能馬上上手工作,還要能跟雇主用國語溝通。
其實這是他當初在挑工人的要求,要有相關經驗,要會講中文。

沒想到,前兩天客戶打電話給我,說外勞又不會講中文又沒有經驗。
說我快把他肚子搞大了(弄的他滿肚子大便)。
要我隔天一早過去解決問題。

完蛋了!我可從來沒遇過這種狀況!(廢話!第一次進人當然沒遇過!)
還不能不理,因為客戶後面還有要進的工人,萬一不高興說不進了怎麼辦?

硬著頭皮去跟客戶談。

原本猜想以這個客戶的個性,很可能直接就跟我說後面的不用進來了。
沒辦法,縮頭也是一刀,伸頭也是一刀,總之是得面對現實的。

進了客戶的辦公室,客戶看到我劈哩啪啦的就開始罵了。
「不會噴漆又不會講中文,我請這個是要衝三小?」中部的老闆總是鄉土味十足啊!

然後就是攻防戰的開始。

「不是說幫我找有噴漆經驗的工人嗎?怎麼感覺根本沒經驗?」客戶罵。
我回答:「董ㄟ!印尼跟台灣相比落後,技術也落後,在印尼有噴漆工作經驗怎麼比得上我們台灣廠的技術!」
解答順便捧客戶一把,水!

「啊不是說會講中文?怎麼根本沒辦法溝通啊!」客戶再罵。
我回答:「董ㄟ!這樣講好了!我讀到畢業,學了那麼多年英文,把我丟到美國一開始我也不會講啊!那是環境的問題,需要時間適應。」
呼!這個回答感覺是安全下莊了。

「啊那天你們翻譯怎麼自己說這個外勞在國外沒學過中文?」客戶工廠的老師傅殺個我措手不及。
「這....這一定是語意翻益上的錯誤啦!每個外勞都一定會先學中文的啊!你看他不就帶了一本翻譯手冊嗎?那就是學過中文的證明啊!」
靠!我們公司服務人員是耍我就是了,打我的槍。

然後再給客戶罵個幾句,他最後留下一句:「我會被你整死。」
嗯。依我對這個客戶的了解,安全下莊!

吃掉大牛蛙的感覺真的很棒!


後記:
隔沒兩天,我們公司的翻譯服務人員又去了客戶那邊服務回來。
看到我跟我說:「客戶在找你,叫你有時間過去一下。」
「找我幹嘛?」我戰戰兢兢的問。
「他說他要找你喝酒啦!」服務人員說。

靠!硬是要嚇我就是了啦!

2010年10月13日 星期三

[爸爸日記]10.10.13-小胖怕的是....

這篇文章的連結



最近幾個月的小胖實在是進步神速。

不只是語言、理解力、運動神經成長快速,就連「怕」這種情緒,也不知不覺壯大。



最早小胖第一個怕的,應該是我。

這是比較題,問小胖爸爸跟媽媽哪一個比較可怕?他肯定說爸爸!

因為爸爸會因為他不乖乖睡覺、不乖乖喝奶奶,或是不收玩具、不聽話而兇他,媽媽比較不會。

所以爸爸是他不聽話時的終極殺手鐧。


那阿公跟阿嬤誰比較可怕?答案是阿嬤!

因為阿嬤會在他不乖的時候罵他、揍他,而阿公會在他不乖的時候縱容他、包庇他。

阿公是小胖作錯事時的避風港,而且有求必應,好用得很。

可怕排行榜,阿嬤略勝!



以上對人的恐懼,是平日威權教育累積的結果。

說小胖會「怕」,當然不是只有爸爸跟阿嬤這麼簡單。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會怕黑。

平時睡覺的時間,晚上沒關燈會怕,開了燈就沒事。

平時洗澡的浴室,晚上沒開燈不敢進去,開了燈就沒事。

原來小胖開始會對未知的事物感到害怕;說到底,人生中還有很多未知等著他挑戰呢。


喔給!比較題!貓跟狗哪一個比較可怕?答案是貓,而且貓大勝。


據說某一次,小胖跟阿公在樓下房間睡午覺,正巧碰到窗外的貓打架。

天性愛好和平的小胖怎能忍受暴力事件在他眼前發生?

所以他怕貓怕的跟隻小老鼠一樣(也剛好他屬鼠)。


後來連樓上浴室開燈的時候小胖也硬是不肯進去。

有時拖他進去要幫他洗滿是大便的屁股,他也硬要一屁股坐在你身上拉住你不肯放手。


阿嬤轉述說有一次在浴室幫他洗屁股,又碰到窗外的貓打架(我家這邊的貓還真愛打架啊!)。

從此,小胖對浴室的窗戶充滿恐懼。


幸好,幸好小胖在麥當勞跟一個哥哥學了氣功砲,「碰!」。

爸爸教他每次進了浴室先用連續氣功砲「碰!碰!碰!碰!碰!」,把窗外不存在的貓咪打退擊敗,然後慶祝每一次的對抗勝利。

小胖才漸漸走出了人生中的第一個陰霾。

2010年10月7日 星期四

[亂評]心靈地圖-紀律

這篇文章的連結



近日很忙,拖稿許久,先擠出一篇。


此次讀書會讀的是史考特.派克的「心靈地圖」,導讀人Ting-Ting。

因為這本書涉及的範圍很廣,所以我們把討論擺在前兩個主軸「紀律」和「愛」上。


大家的討論十分深入,而我的筆又無法跟的上,有什麼遺漏的敬請見諒。



先是心靈地圖英文書名「Road Less Travelled」 就引起不少的討論。

Cory提出一個有趣的看法,把Road 跟Less 合在一起成為「Roadless Travelled」,意即心靈的旅程是沒有道路的。

而Ting-Ting則解釋提出書名的真意為”比較少人走的路”。

在書名上就能有如此有趣而多樣的解讀方式,可以想見接下來的討論有多麼精彩了。



第一個討論的主軸是「紀律」,大家都認為似乎翻譯成「原則」會更切中書的內文。

Yu-ying先提出她的看法,認為最重要的是「面對問題」四個字,而Ariel則提出唯有透過紀律,人才能夠不斷的成長。

Caire則分享了紀律是生命的根基,是要了解人生深層的部份,唯有紀律才能面對痛苦。

Ting-Ting補充看法,認為唯有透過紀律才能了解人生的真理。


這邊談到原則,我想補充兩部電影給我的想法。


第一部是艾爾帕西諾的「女人香」,片子講述一個年輕人為了堅持自己不出賣朋友的原則,寧可拒絕學校推薦他上哈佛的條件,非常有意思的一部片。

艾爾帕西諾替年輕人辯護時,講到「人生的道路就是他媽的難走,而我們居然要遺棄堅持自己原則的年輕人。」一段,十分感人。


第二部是金城武的「怪盜二十面相」,金城武在片中為了學得許多驚人的技益,必須想盡一切辦法筆直穿過城市。

於是他學會翻滾、跳躍、繩索,總之是筆直是他唯一的路。

這不就像我們的人生一般嗎?有原則的人路並不好走,但卻是最短的路徑。


然後我們談到了承擔責任與忠於真相。

David認為個人的問題很容易用任何方式Masking起來,所以忠於真相是對自己,而不是隊別人。

Cory也認為,人要不說謊,真的很難。

所以Ariel補充,覺得人就是要自在活出自己的生活,誠實的面對自己。


再來談到保持平衡。

因為自律實在是一件複雜的工作,除了勇氣,還需要彈性與判斷力。

所謂彈性與判斷力讓我們談到了放棄的哲學。

Caire以她自己投資的例子談到停損點的概念,真的需要認賠殺出的時候,是不是能夠有放下的智慧呢?是不是能夠自在的轉換內心的想法呢?

Ariel則談到父親的事,強調必須設法放下過去的感覺(回憶),人生才能轉換到另一個境界。

我自己則分享了業務開發的經驗,必須放下過去被客戶拒絕的不愉快,才能一直不斷的嘗試失敗與挫折。


在談到存而不論的時候,Yu-ying發現一個很有趣的地方。

她手上的舊版心靈地圖將bracketing翻成涵容,而我們手上的新版則是翻成存而不論。

譯者卻是同一個人,很有趣!


Cory解釋了bracketing的意義,所謂bracketing就是文章寫到某個部份,需要作註解時留下的括弧,也就是留白作額外補充的意義。

很有意思吧!以書上的解釋就是暫時忘懷自我,先不對現實世界作任何預先的假設,為新資料騰出空間。



到這邊討論完紀律的部份,過幾天再整理「愛」的部份。

2010年10月3日 星期日

[業務經驗]深層思考-終極業務員

這篇文章的連結


前幾天跟永錫老師聊到,即使目標明確,動力十足。
業務員仍然需要一把鋒利的倚天劍,可以快速成交客戶。
而我似乎還沒找到最適合我的鋒利武器,見血封喉。

永錫老師認為,基本功還是最重要的。
透過大量開發,大量拜訪,大量磨練,再加上大量自我思考成長。
寧可慢慢累積能量,穩健的攻頂,也不要剛開始就大爆發,隨之而來可能就是快速的下坡。


我想了一個晚上,試圖把這個問題的層次往更深處推入。

所以,什麼是最棒的業務?
客戶跟業務員之間的關係如何能夠長久?

我把業務員分成金字塔的三層。
底層:客戶需要你的產品,有產品的問題會問你,有要你幫忙的地方會要你幫忙。
中層:客戶喜歡你的人或產品,覺得你很不錯,或是跟你有某種程度的人情關係。
上層:客戶需要你,是因為客戶發現能從你身上得到某些非物質性的東西。

有點難懂,所以我舉幾個例來形容這幾個層次。

誠品書店:
底層就是客戶想買本書,又懶得比價找最便宜的價格。
中層就是我喜歡到誠品買書,因為買完書可以到星巴客立客座下來讀,或是順道到餐廳吃飯跟朋友聚餐。
上層就是當我進到誠品書局的時候,能夠感受到一個氛為,感受到一個愛書人的氛圍,那市一個愛書人喜歡的味道,而墊腳石或金石堂沒有,更別提博客來的網頁。

默契咖啡:
底層就是客戶想喝杯咖啡,想吃個三明治,想坐下來休息或吹個冷氣。
中層就是客戶想喝杯好咖啡,想吃好吃的三明治,跟中年阿叔是朋友,過來捧場。
上層正好是最近永錫老師提到的所謂Magic Power。
默契咖啡就是有一個能量,能讓人在裡面心靈得到充分的休息。

永錫老師:
底層就是學員想要學到時間管理的技巧,不過如果只是這樣,買本書身體力行也會有某程度的效果。
中層就是學員喜歡他,喜歡上他的課,喜歡看一個中年男子戴著魯夫帽大跳世足開場舞。
上層就是每次跟永錫老師對談,總可以從對談中得到很多比原先你想得到的更多。
認真思考有一種猛然驚醒一身冷汗的感覺。


終極業務員就是營造出讓客戶離不開你的感覺。